北韓足球員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批評香港「沒有依法實行去殖民化」而造成內耗,中共官員總以為反對中共一定是眷戀殖民統治,這件事令我想起北韓足球員鄭大世。

2010年的世界盃決賽周有一場北韓對巴西,北韓隊26歲的前鋒鄭大世生於日本,因祖先來自北韓而自幼在日本的北韓學校讀書,這天聽着北韓國歌徐徐奏起即淚如雨下。

他一哭成名,北韓人讚這位生於日本但心繫北韓的人真愛國,大陸傳媒也鋪天蓋地介紹這位愛國球員。誰知後來鄭大世解釋,沒有想過自己有幸跟足球強國巴西一較高下,興奮得難以自已才感動落淚。

今天批評香港新一代戀殖就如「老屈」鄭大世愛國的人一樣。像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生於一九九三年,當他剛學識寫字時,港督已變成行政長官、英女王壽辰日的假期由回歸紀念日取代,連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都易名為香港青年獎勵計劃。請問,黃台仰的戀殖證據是他有個英文名字Ray呢,還是因為他使用英國貨?

鄭大世故事的教訓是,不要凡事都上綱上線到民族情緒,而且說到底黃台仰在香港土生土長並接受教育,真要扣起戀殖的帽子,又怎及得上把子女送往英國升學甚至定居的梁振英、林鄭月娥和一眾局長?回看當時被大陸傳媒捧為「愛國球員」的鄭大世,最後還不是先後投身德國和日本球隊,以及娶了南韓空姐做老婆。

陳佐洱在回歸前指摘香港政府增加社會福利開支會「車毁人亡」,香港人因而認識這位鷹派人物。這次他胡說八道拋下一句「沒有依法實行去殖民化」,既說不出依據基本法哪一條,也無法說清要去除什麼殖民化東西。究竟是馬不能再跑,抑或是舞不能再跳?再講,若真的照陳佐洱所言「依法去殖」後,北京是否就可以要黃台仰認自己是中國人?

其實,也不必認真為「殖」找定義,只要能保障香港自由和法治的就「值」得保留。同樣,人心回歸也不是靠立法去殖,規定香港人見到五星紅旗必須流淚就能達到。要贏得人心,用心待人好恐怕是唯一奏效的不二法門。

原文刊於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