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人才

如果我「真的太忙」、「因公忘私」,遲了三年又三年再三年還未交稅,稅局會否「包容地看整件事」,「不作咄咄逼人的態度」,不追究不罰錢?

如果有一位會計師,他說「我太忙」,「無留意」自己逃稅了;如果有一位大學教授,他說「我警覺性不足」,「無留意」自己抄襲論文了;你會否大愛包容,體恤憐憫?

香港就有這樣一位律政司長。鄭若驊面對的,不止僭建,而是毁滅性的誠信問題。身為資深大律師、工程師,又曾出版教科書論僭建,更曾出任政府處理僭建上訴問題的審裁團主席,更拿着不當的圖則向銀行簽字申請按揭。知法犯法,然後說「警覺性不足」,嘿。

所謂「道歉」,乃為「引起不便道歉」,你向誰道歉了?你的作為,大概只是引起林鄭月娥的不便;明明在隱瞞,你的上司還說「不存在隱瞞」,瞇埋眼就睇唔到,急彎轉軚,飄移境界,卻臉不改容,道行甚深。

貪圖小便宜,懂得利用專業知識鑽空子,這就是新時代的專業精神。國家「深思熟慮」,最愛這樣的人,他們不需愛惜羽毛,因為羽毛已經掉光;他們不用講原則,因為人人都知他的原則只說不做。以後廿三條立法、國歌法、無限釋法、永續DQ,就能夠搲爛塊面,一往無前,報答黨恩。人才難得,國家需要你,請好好做下去。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