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傀儡樂園

自廢武功,樂也融融,立法會尋常事。有尊貴的保皇黨立法會議員嘆息地說,修改《議事規則》是「斬腳趾避沙蟲」,寧願自削權力,也要防拉布云云。

太輕描淡寫了,這不止斬腳趾,不止自廢武功,這叫引刀自宮。

早前有極速上位新星議員,發言稿竟交前特首過目批改,被揭發後笑騎騎面不改容,令人想起金庸筆下韋小寶的太監朋友。

今有穩坐高台的尊貴主席,規定議員只有十五分鐘審議三十五項修訂,裁決不容討論、不需講理由;我就是法,徹底露出真面目,有岳不群風範。

口裏說,改《議事規則》是為了阻止拉布,請看看修訂建議,連議員以呈請書方式,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爭議的門檻也要提高,這完全與阻止拉布無關,純屬聲東擊西、魚目混珠、趁火打劫。

降低立法會全體委員會開會法定人數至二十人防止點人數流會,更直接牴觸《基本法》第七十五條「法定人數不少於全體議員的二分一」。違反條文、違反立法原意、不理外聘律師意見;政府默認支持,更是無法無天,罪大惡極。

零票當選的議員,配合幕後黑手,忘我自閹,讓二十三條立法予取予攜,基建超支掏空庫房,官商鄉黑蛇鼠一窩。立法會會議廳設計莊嚴,傀儡們西裝骨骨,陽謀就在空氣中,大家佯作正常,予人假象,掩飾濫權大計。威權法治從立法層面入侵,以後一切就只是舉手之勞。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