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又一場悔罪爛戲

桂民海又出現了,又是強力部門安排的「悔罪」鬧劇,又召喚香港報章合演一場好戲,一些傳媒竟然又樂意配合。

一個「疑犯」,被扣押當中,沒有律師代表,連家人都不准見,卻被安排見記者「暢所欲言」,豈不怪哉?傳媒為何甘願做政府傳聲筒?

曾聽過一位報章老總的辯解,他旗下的報章做過多次類似「專訪」,被在座中學生質疑,他解釋道(大意):那些資訊大家都想知道,有機會也可以聽聽他怎麼說,每家傳媒各有不同角色吧……

好一句「不同角色」,我聽到了有點「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豪情,傳媒縱使有不同的「企位」,也應該有底線吧?

做,還是不做?有一個近期歐美媒體廣泛採用的新聞守則,叫「透明度」;若然真的非做不可(例如無力招架最高層壓力),記者編輯最少要堅持:交代採訪的來龍去脈、誰安排、有無交易條件、有無不能問的問題,最少讓讀者清楚知道「被採訪」的脈絡;採訪時要有質疑,不能照單全收;寫稿時也要指出可疑之處,詳細交代背景,不能一面倒。

不過,曾有報章管理層卻挑通眼眉,較專業較有堅持的政治組記者不用,卻找來風馬牛不相及亦無相關經驗的記者去主理「認罪訪問」,避免失控。

建議大家去看《戰雲密報》,再檢示一下,香港的傳媒風骨,還剩下幾多。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