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又憶起〈香港之死〉

特首林鄭月娥謂日後要考慮設即時傳譯,避免記者用英語重複問題「浪費時間」,我想起那篇著名的〈香港之死〉文章。

一九九五年,回歸前夕,《財富》雜誌以「香港之死」為封面,預示香港回歸後死亡的N種方式。回歸初年,總算還有些前朝官員頂住,強國還未事事以我為主,香港崩壞速度未算快,於是失驚無神就會有人拿出這篇文章來鞭屍,謂「香港無死」、「明天更好」。

〈香港之死〉一文最大錯誤,乃預言變化會在回歸後數月發生,今天若你拿起文章再讀,你會發現死亡是一個過程,到今天,大部分預言逐漸靈驗,死狀脗合。

其中一項預言是「英語使用減少,讓路廣東話與普通話」。政務官出身的林鄭月娥,不可能不知道「英語答問waste time」這信息,刺痛香港的英語社群。她的失言,正正點出了一個不方便的真相:回歸以來,政府官員面對公眾,愈來愈側重廣東話與普通話,不只是傳媒的困惑,也是國際都會褪色的先兆。長此下去,〈香港之死〉另一預言也將實現:「香港就像另一個內地城市。」失去國際化特色,香港淹沒於內地城市群中,什麼都不是。

我不認為香港會死,前提是大眾須一同致力保存我們的特色。香港的成功,從來是因為與內地不同,而非趨同;從來是因為兩制差異,而非一國同質。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