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搶地大辯論

「貨櫃碼頭上蓋起樓」愈講愈真。真不知道那些倡議者有無見過貨櫃碼頭的巨型起落架,本身已經二三十米高,要建十幾層樓高的平台再起樓?住客特享:每天呼吸貨櫃輪廢氣,欣賞震耳欲聾鳴笛聲、聆聽搬運貨櫃的撞擊奏鳴曲,滿城盡是貨櫃車,樓盤名可叫「海岸居」。

有人說,概念創新,技術上可行,地鐵上蓋可以建屋,貨櫃碼頭當然都可以;我說,如果貨櫃碼頭可以建上蓋起樓,很多地方更容易。

第一是馬路,馬路佔了香港城市面積兩成,馬路建上蓋,全面建屋,幾乎就立刻解決了土地問題,而且全港馬路都藏在住宅之下,行人不怕被車撞死了。

第二,粉嶺高爾夫球場。政府可以在高球場上建十層高平台建屋,粉嶺高球場變成全世界第一個全天候場地,打風落雨都不怕,穹頂上可以播放藍天白雲,香港一奇觀。

第三,解放軍軍營。軍營上建平台起樓吧,人們不只能安居,戰時更能成為人肉盾牌擋飛彈,聽說「愛國是人類的核心價值」,香港愛國者眾,捨身保護解放軍戰士者數不勝數,必搶高樓價。

最後,是新界墳地。這些風水寶地,背山面海,陰宅陽宅皆宜。為免打擾先人,我們又建十層高的平台再起樓,擁墳地的家族可以優惠價購買。九代同堂一家親,陰陽同行we connect,此之謂孝義。

荒謬?技術可行,概念創新,事在人為而已。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