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法律僭建專家

聽說,僭建是香港普遍現象,屋宇僭建如是,法律僭建如是。

屋宇僭建,還原即可;法律的僭建,不止不會還原,更是變本加厲,深挖秘密地洞損害根基,樓頂天台瘋狂加建到火星。

例如「憲制秩序」四字,橫空出世,那是誰的秩序?誰來擬定?誰來詮釋?國家權力機關違憲,誰有權審查?基本法就是憲法框架下訂立,現在一聲「憲制秩序」,基本法條文就可以一風吹?

還有「國家行為」四字,西環法律精英謂,人大一個「說明」,都是「國家行為」,香港法院不能質疑。那麼,國家行為違憲違法怎麼辦?一聲「國家行為」,自己定的法律就「不再適用」,基本法與廢紙有何差別?

當然還有「一言九鼎」所謂不容挑戰,所有法律我說了算,正是「朕即是法」赤條條畫出腸版本。

香港眾多挾着「專業」名堂的律師學者,挖空心思為「朕即是法」提供「法律理據」與「憲法根源」,奴才心態令人嘔吐。試想想,回到三十年前基本法起草時吧,若當年北京政府坦白告訴香港人,所謂神聖基本法,要服從由我定的「憲政秩序」,「國家行為」我說了算,「普通法」靠邊站,任何異議我就是「一言九鼎」,香港人一早就反枱了。

騙徒行騙的手法層出不窮,但有些放諸四海皆好用,騙你一時,生米煮成熟飯,過咗海就係神仙。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