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特異功能救香港

機緣巧合,有人「放飛」令我成為《東方昇特異功能救香港》座上客,第一次入場撐毛記,我以為粉絲們的年齡應該同我有三五七個代溝(以三年一個代溝計),點知周圍的人年紀不算小,畢竟能花得上五六百元冒一場險的人,不會太年輕。

呢場騷,最令我詫異的,當然不是東方昇根本無特異功能,也不是他重複了三五七次謂完全不知道如何救香港,而是他竟然想帶大家認真地思考香港問題。

開騷初段,東方昇聲嘶力竭玩國歌,城管出場,捉拿不莊嚴「hea住唱」的人,我以為接下來是一場末日狂歡,豈知呢班友竟然仲玩「獅子山下精神」(堪稱笑話中的毒藥)、食碗麵時頓悟香港人的「懶肉」(實在認真到核爆)。苦思如何救香港,無結論但有「行動」,就是咬牙切齒地說:我會留喺度,攞番嗰啲我應得的!

不好笑,是因為議題擺在眼前是一種真實的悲涼,任何自謔自嘲,都只能是苦笑。不感動,可能因為東方昇無太多個人經歷,念台詞欠說服力。但我佩服毛記創作團隊,敢於大減最耍家的惡搞改歌詞神技,不再追逐無止境搞笑,又敢於繼續不識時務,不政治正確,不自閹縮窒,說想說的話。

黃子華聽說要「金盆𠺘口」了,即是說有一個龐大的市場空間等待填補。「棟篤王」不是一天建成的。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