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獄中奇遇

旅途上,習慣帶一本相關的書來讀,這次去中亞吉爾吉斯,隨手拿起了王力雄寫新疆民族問題之《我的西域,你的東土》。

不用分得那麼細,吉爾吉斯與新疆只隔一線邊界,分享同一個天山,民族也是突厥同源。王力雄當年有系統地寫西藏民族矛盾,《天葬》成書,大獲好評,準備再寫新疆,實地蒐集資料,然後就沒有然後,因為他被指刺探國家機密陷獄。

看守所中,他認識了同囚維吾爾人穆合塔爾;由於同病相憐,坐困愁城,遂成為知心友。出獄後,嚴謹著作寫不成了,卻筆鋒一轉,講監獄見聞,再循穆合塔爾個人故事及意見出發看新疆民族死結。原來漢人與維吾爾人雖然同處新疆,但隔閡甚深,萍水相逢的維族人,不會對漢人說真心話,只有監獄奇緣,才會碰上知心友。

想起最近陷獄的香港年輕人。搞政治,正是要遠離安逸,走進陌生環境。

憑黃之鋒永不言敗的精神,相信他在少年犯監房中,能宣揚理念,教育新一代,積累政治能量,成為政治奇才,指日可待。

憑羅冠聰與黃浩銘的親和力,他們大可在獄中為囚犯爭取福祉,認識各路江湖好漢,組織小桃園飯局,政治人脈資本大增,唔係講笑。

學佛的周永康,肉體不自由,但寸心自由,監禁正是一場修行。牢獄生涯,每天重複一樣的規律,正是大好機會修習「正念」,淨土就在此時此地。

本來,他們被判社會服務令,默默無聞,漸遭遺忘;律政司誓要覆核加刑,在回歸二十年製造特區第一代良心犯,為他們送上光環。他們不會後悔,後悔的將會是今天狂喜的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