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重新愛上香港

智利來的朋友是一位調查報道記者,觀察入微,凡事好奇;帶她香港一天遊,我從她眼中,重新認識香港。

中上環必遊,有其道理。身處半山的橫街窄巷舊唐樓群,舉頭望天,陡坡上密集豪宅如泰山壓頂。這些景象,外國友人嘖嘖稱奇。

智利朋友眼利,對金融中心街角小神壇情有獨鍾,在長梯一角,擲聖杯問卜;文武廟雖小,塔香、銅鑼與神壇,都是說故事好材料,文昌帝君有筆、關聖帝君有劍,記者以筆作劍,搗破假象,當然要拜一拜。

中上環街頭,你能找到舊式藥材舖的百子櫃,蓮香樓的飲茶盛况,搶不到座位也要參觀一下;到公利喝蔗汁,我們還點了酸梅湯與五花茶,都是外國朋友無嘗過的味道;街頭海味舖,陳列着奇怪的食材如魚翅、海參與花膠,略說明一下花膠價錢,她張大了口。

斜巷中見石牆樹,她立即舉機拍照,噢,這樹太小,我們轉到堅尼地城科士街,三層樓高的石牆榕樹根,是鬧市奇景。驅車往山頂,她歎道,只是幾分鐘我們就去了熱帶雨林;下山我們改乘巴士,山頂窄路雙層巴疾馳,路邊樹幹撞得轟轟作響,刺激過海洋公園玩機動遊戲。

我們坐天星小輪看日落、到尖東海旁看夜景、坐電車搶上層頭位。中西交匯,新舊混雜,亂中有序,多謝智利朋友,讓我有機會在香港旅遊。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