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香乜嘢煙

「香」煙?為何是「香煙」?不叫「臭煙」?

最近社會討論電子煙規管立法,每見新聞或評論有人用「香煙」二字,我都會慨嘆,煙草商長年累月潛移默化的洗腦宣傳真厲害,把臭說成香,把毒物變成時尚。

眾多號稱自己中立持平客觀的傳媒,都不經不覺中伏,把煙草產品形容是「香煙」等同把酒精飲品形容為「美酒」,你聽過「海關緝獲走私美酒」的新聞寫法嗎?為何「香煙」二字卻戒不掉?

請不要告訴我「香」字意思是煙仔含「香料」,不是「香氣」意思。利用歧義暗渡陳倉,正是賺得盆滿缽滿煙草商的公關計謀。

翻查電子報刊文庫粗略數算,電子煙爭議的這個月內,講述煙草事宜的新聞及評論,約六成至七成均用到「香煙」字眼,有189篇,用法包括「走私香煙」、「傳統香煙」、「香煙包裝」、「叼着香煙」等,連政府新聞稿也避不開,相信其中一個原則乃「香煙」是禁煙法例的字眼,用於法律語境中,「香煙」才叫準確。

也再反證「香煙」二字之深入民心,連草擬法例的眾多專業人員都中伏;改用煙支、煙仔、煙草等字眼,可能有點「翹口」,但改變可以由傳媒開始,大家慢慢就習慣了。

近年禁煙範圍不斷擴大,保障了市民的身體健康;現在是時候,傳媒不要在語言符號上被煙草商佔便宜,保護大家的心靈健康。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