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皓棕:日佔香港眾生相——《明月幾時有》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你或許不會為意《明月幾時有》是一部關於香港的電影,因為電影宣傳中三大主角周迅、彭于晏、霍建華皆非香港演員。但其實《明》是改編自抗戰時期,香港在淪陷期間的一段歷史,女主角方姑(周迅飾)、她的母親(葉德嫻飾),以及傳奇人物劉黑仔(彭于晏飾)等人皆是現實人物。這題材在香港電影中比較罕見,可能是因為那段時候多為口述歷史,真正被記載下來的並不多,使香港人對那段時期本地的認知有限(說起抗戰時期,我腦內立時浮現的畫面總是上海),也甚少以這背景拍故事。所以看到許鞍華以這段距離我們乍遠還近的題材拍成電影,還是令我有意欲一看。

在我有限的觀察,《明》在香港的反應頗為兩極,有人完場時拍掌,亦有人在臉書上留言狠批。我則認為這齣電影是頗為理想的,亦比許鞍華上一套電影《黃金時代》要好得多。這部電影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一環是,它所呈現的時、地、人,究夠像不像香港,而且不只是客觀上的真實性,還有的是創作上的合理性,有否使香港人有所共鳴。畢竟這部電影的主角其實不是別人,而是整個香港。從這套電影的劇本,我們可以發現除了四位主角外(我認為葉德嫻的角色的重要性,比起其餘三位主角有過之而無不及),片中還出現非常之多的港星客串角色,有些會出現三兩場戲,有些則只是過一過場。有人認為這麼多的港星客串演出有礙電影故事劇本的連貫性,不能夠好好談到四位主角所經歷的故事。但我認為創作者刻意選擇這種寫法雖然會令電影有點零碎散亂,但卻能成功呈現到當時的香港眾生相(亦是這部電影的中心),不失為一個合理取捨。

「時」我所關注的是故事情節與時代背景,選取這個時期的故事,稍有不慎很容易變成另一套國產主旋律電影,然而最意料之外是這次的處理很成熟,亦不媚共。要知道故事中的主角在現實中都有共產黨背景,但在電影中隻字不提,沒有「黨前黨後」的染紅對白(若不是回家後上網查資料,我根本不會聯想到這些角色與共產黨有關)。電影故事核心從來不離開香港人在面對艱辛時刻如何應對、如何還擊,不難看得到《明》想要彰顯的只是人民百姓面對敵人和危難時無畏無懼的精神。即使故事的確有點零碎,某些角色的故事(例如劉黑仔)亦略為單調,未能好好發展下去,但整體而言仍看得出每段故事背後的情感(例如,你不知道劉黑仔為何變成我們眼前的劉黑仔,但我們仍然對他所做的事情有所感受,並且認同),已屬相當不錯。

地方的處理我認為是最值得商榷的。即使看得出電影的場景設置是花了很多心機的,好讓觀眾也投入到故事是發生在當年的香港,但是越看下去,就有種感覺每個場景都沒有應有的香港情懷味道,甚至不禁想,四十年代的香港真是這樣的嗎?由葉德嫻周迅兩母女所住的房子與鄰里街道,到因為不少角色要穿梭港九而多次在電影中出現的渡輪碼頭,也與我們從歷史圖片認知的四十年代香港有很大分別。例如電影中,方姑母親被捉拿的碼頭,據網上資料記載,應該是筲箕灣碼頭,而方姑持傘等待母親的應該是對岸鯉魚門碼頭,但可惜即使是兩個碼頭都是故事中很重要的場景,拍出來卻只是兩個毫不起眼的荒野碼頭,影響到整場戲的氣氛。電影中這麼多場景,也許只有劉黑仔去的圍村選取得最為恰當,當然這是與圍村這種景在大陸相對容易找到有關係。

至於「人」方面,三位非香港人主角固然是折衷方案(題外話,電影中最為神采飛揚卻是「第四主角」,葉德嫻)。基於這部電影定必需要一定的資金製作,用合拍片方法融資亦無可厚非。而且這部電影的市場不會只是香港,還有上面十三億人,所以選用一些在中國當紅的演員也是合理。何況,我認為選用周迅作為女主角是合適的選擇,雖然她怎樣演也不會像一個香港人,但她的氣質加上熟練的演技卻使我深深相信銀幕上的她是一個置身於當時動盪時刻的人物。試問現今香港女星,又有哪一位有那陣時代的氣息,可以做到方姑這一角?除了主角之外,上文也曾提及電影出現了多個港星客串的情節,當中不少角色都只有些微的描寫。但是因為使用了大家都熟知的演員,我們觀看的時候會更加留意這堆小角色,然後得出一個結論:生活在當時的香港,最大的感受應該就是草木皆兵的惶恐。我們看到呂良偉飾演的地下組織首領設法營救居港文人;黃修平跟梁文道等人飾演的文化人在護送下逃離香港;李燦森、張兆輝等則飾演各種各樣漢奸;盧巧音飾演的文員在日軍政府工作被識穿參與間諜活動而要逃亡;春夏飾演的交際花亦因為參與間諜活動而被日軍逮捕;唐寧、鮑起靜、苑瓊丹等人被戰爭空襲打斷了本在酒樓進行中婚宴;王菀之飾演的村姑原來亦是地下抗日組織的駁腳等等。每個角色單獨看雖未必能夠完整地訴說成為一個個故事,但拼湊起來卻成為一張很清晰的百姓圖。每個人,不管是甚麼崗位,有否直接或間接參與戰爭,都會因生活在那個時空當中而受到波及。那時候的香港人可以做的就是不屈不撓,或是默默地,或是昂然地堅持著,手握信念與敵人抗爭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以訪問梁家輝飾演的香港的士司機的童年往事形式展開故事,而結尾更拍他在完成訪問後,駕著自己的的士離開。我們過去兩小時所看的故事、畫面,都是沿自他和朋友們一班上一輩香港人的口述歷史,拉近了我們與電影故事之間的距離。原來這個故事不單止離我們不遠,而且便潛藏在我們身邊不少人的記憶之中。所以,我相信《明月幾時有》縱使是一部合拍片,它依然是一部百份之百為香港人而拍的電影。

文:區皓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