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結果反映香港政治生態變化

香港的政治生態一直存在「泛民與建制二元分野」的概念,立法會表決、選舉時政團和候選人的背景,新聞報道到坊間討論時政,都以這概念為基礎。但是在普遍認為建制派能投放大量資源而泛民只有捱打,以至所謂「假獨立」的「界」票情况,落敗的重量級人馬卻不止是泛民。「票王榜」頭10位中有7人為泛民;俗謂「傘兵」的新政治力量又有不錯的成績。這些出乎意料的結果,反映着一個怎樣的新局面?

4位焦點的落敗人物中,何俊仁及馮檢基被認為是「界」票導致,但比較兩人2011年的得票數字——何俊仁上屆1876今屆1736,下跌140票;馮檢基上屆2528今屆2432,少了96票。再嚴謹一點計算投票率差異,屯門區沒大變化;深水埗區今屆是46.9%而上屆為43.2%,馮檢基「跌票」逾300。即使計入黃仲棋的215票,馮的選情仍不及上屆。葛珮帆也「跌票」近百。

翻查這4位人物近年的新聞,其中何俊仁、鍾樹根、葛珮帆都有不少荒謬事情的報道,例如「AV仁」、「子烏虛有」、「開會坐到頭痛」等,給市民留下「都唔係做嘢」的觀感。馮檢基雖沒這類報道,但民協的做事作風一直保守得有點「老油條」,沒予人清晰明確的印象和覺得沒有幹勁。

 「傘兵」推翻新人落敗定律

反觀區諾軒、羅健熙、柴文瀚、已退出民主黨的麥潤培及民協的楊振宇,地區工作做得相當妥貼,又會恰當地高調宣揚政績;以淺白的內容、選民能接受的「激進」表達手法回應「建制」的挑釁和抹黑,給選民留下清楚的印象,確定他們為社區立下不少功勞。該就是他們今屆的票數都有明顯進帳的原因。

至於「傘兵」,除當選的黃子健、徐子見、鄺葆賢及楊雪盈等人,落選的成績也相當不錯。除了可謂全港焦點的游蕙禎,她的得票比2011年黃碧雲及歐陽英傑合計的多157票,計算投票率變化因素也是平手(相同方法計算梁美芬卻「跌票」近百)。東區的梁詠詩僅差15票落敗,屯門山景的韓禮賢雖以248票差距落敗,但吳觀鴻的得票比上屆少了520票。「傘兵」的成績完全推翻往屆選舉新人參選即使不是空降也必定低票落敗的「必然定律」。

筆者觀察所得,「傘兵」的成績並非單純選民厭倦「泛民對建制」,或所謂投向第三勢力的政治因素,而是他們勤力之餘,以實在的表達手法發表政見,願意放下身段展現親和力,使選民不期然地願意與他們接觸,逐漸使選民感到他們是有心的去為社區做事,於是就把選票投給他們。

 沒跟貼時代步伐 必遭離棄

至於新民主同盟、林卓廷、梁金成等人形成的港中矛盾的立場問題,也的確反映在今次區選當中。但撇開這個還要另文詳談的因素,候選人的政治意識取態已不再是選民的關注重點,反而候選人「做唔做到嘢」才是重點,但不是什麼「成功爭取」,也不是處理個案數字,而是與選民切身權益攸關的事,還有的是有沒有以公眾能接受和喜好的語言,給選民留下記憶和產生印象。「泛民與建制二元分野」的概念開始逐漸不再適用。

這種政治生態變化,反映香港的政治開始走回民主政制的根本基礎方向,筆者認為對本港長遠的民主政治發展有正面作用。對於政團而言,不論何派,這次區選的結果是發出要徹底改革的信號,沒跟貼時代步伐,遭選民離棄就是必然的結果。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1月27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