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裏的性別、職業和運氣因素

區選裏的性別、職業和運氣因素

今屆區選之後,媒體都似把採訪焦點放在「小花」身上,無論是擊敗馮檢基的工聯會小花陳穎欣;勝出的「傘兵」,如灣仔好日誌的楊雪盈、青年新政的鄺葆賢;甚至是選輸了的「傘兵」,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在媒體上見到的盡是有關她們的照片和篇幅。

這種媒體炒作,很容易讓公眾產生一個印象,就是女性在區選終於吐氣揚眉,甚至成功撐起半邊天,擔當重要角色。但事實又是否真的如此呢?

女性在區選表現停滯不前

中大社會學系的同事蔡玉萍,上周二在《明報》撰寫過一篇文章,談論區選中的性別主義,這篇文章讓我想起,不如整理數據,看看女性在區選中的表現。

區選裏的性別、職業和運氣因素

表1列出過去3屆區選女性候選人和當選者的數目和比例,有關數字讓人有點驚訝,原來,不單止數字偏低,而且3屆以來,十分穩定,停滯不前,全無任何改善迹象,徘徊於兩成邊緣,今屆女性候選人便只佔總體的19.4%,女性當選者也只佔總體的18.3%。

因此,女性在區選吐氣揚眉,說到底,都只不過是一個「媒體現象」而已。

有趣的是,女性佔整體候選人和當選者的比例,幾乎一模一樣,都是18%、19%左右,且3屆都如是。所以,顯示女性不一定在區選中表現特別差,特別不為選民所垂青,反而樽頸位在參選,因為參選人數少,因此當選者人數相應也少。如何才可以打破女性參選的心理障礙?是性別定型、家庭崗位負擔,還是其他因素?有待進一步研究。

當選者專職化程度進一步提高

較早之前,筆者在本系列的第3篇提到,近10多年,本港區議會出現專職化趨勢,無論候選人和當選者,大都是全職議員,以及從事議員助理、地區幹事、社工、工會幹事、政策研究員等,筆者把之統稱為政治工作的崗位。這些崗位的工作性質、服務對象,以至career path,都與區議員密切相關,因此存在協同效應。

以上屆2011年為例,專職的當選者已經達到63.5%,即是近三分之二。至於今屆又如何?從表2中可見,今屆當選者專職化的程度更達到68.9%,高達近七成!

從中可見,兼職當區議員已經愈來愈難,選民都要求區議員一心一意、心無旁騖的在社區內服務街坊,以至日夜在區內「打躉」,甚至連「雙料議員」也愈來愈不受歡迎,紛紛墮馬。

區選中哪個政黨最「黑仔」?

最後,來一點較輕鬆的。選後,說得最多的區選「黑仔王」,除了民主黨「四戰四敗」,於西環選區參選的莊榮輝之外,便是民主黨另一參選者,在華富南選區參選的黎熙琳,因為她只輸3票!選後單仲偕便唉聲嘆氣,大嘆倒霉,原來民主黨單是在港島區,除了黎熙琳之外,還有寶翠選區的楊浩然、正街選區的張啟昕、華貴選區的楊小壁,共4位候選人,都是輸在百票之內。

當然,有幸有不幸,民主黨自己也有贏在百票之內的候選人。因此,要作出較全面的評估,我們不能只看個別選區,而要看整體數據。在整理數據之後,筆者發現,今屆共有25個選區,勝負是在百票之內,當中民主派和傘兵贏了10席,建制派贏了15席。

至於各大政黨的情况,則見表3。當中可見,最好彩的是民建聯,埋單計數後有淨進帳,至於民主黨,不錯,在數字上是輸在百票之內最多的政黨,共有7席,但也贏了5席。而如果計比例,則民協、工聯會、新民黨,比例更高,更加「唔抵」。因此,民主黨也不要唉聲嘆氣了。

(本文的選票數據由研究助理陳雋文協助整理出來,特此鳴謝)

(2015區選系列之九.完)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2月10日)

– 立即按Like及Share「評台Pentoy」Facebook,即刻與各方好友分享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