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與香港的關係

7月12日全球矚目的海牙國際仲裁法庭,關於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結果正式宣布,菲方仲裁訴求成立,結果比意料中更一面倒。這一裁決對全球大多數愛好和平,堅決維護國際法尊嚴,反對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反對歷史決定論式霸權主義人士,是個很大的喜訊;對維護世界和平及促進地區長久安全,起了良好的示範作用。

只有孤立得要自欺欺人的中國大陸,才會倒打一耙、指鹿為馬地怪罪於美菲等國及海牙法庭不公,還要幕後發功,拉攏自稱的所謂66個國家為中國政府背書。中國特色的外交紅衛兵們又再粉墨登場,扮演新世紀的義和團,不惜四面樹敵鼓吹與全世界為敵,主張發動戰爭血洗支持仲裁各國,軍方與外交部亦摩拳擦掌文攻武衛。如此瘋狂行為已完全撕下和平崛起的偽裝,與法治文明為敵,提前暴露出軍國主義的法西斯獠牙,更見國際仲裁的必要性。正如外長王毅所言,是回到正軌的時候了,不過指的應該是中國政府自己才對。

中國不擅國際法 與菲國交手高下立判

中國自鴉片戰爭至今,除民國時代有起色外,都不屑於亦不擅長鑽研、使用國際法。今次交手中菲對此高下立判,中方一直被動捱打,除了繼續念代代相傳、早已被國際社會唾棄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歷史決定論外,就只會虛弱地抓住國際海洋法公約第298條仲裁排除性聲明這根稻草來反擊,有如中菲強弱地位互易。

中方自知理虧還要輸打贏要,天天濫用鋪天蓋地流氓般的語言暴力,把莊嚴的國際裁決和國際法稱為「一張廢紙」,連半點大國風範都沒有,十足王毅在加拿大的丟人表演那樣,令全世界嘩然。國內退出海洋法公約的呼聲亦甚囂塵上,《環球時報》還要小家子地像港台娛樂圈狗仔隊那樣,挖出仲裁法官的所謂獨家背景,編織出一幕幕各國聯合圍堵中國的陰謀論,企圖進一步洗人民的腦袋。

裁決對南海各爭議國同具約束力

實際上公允地說,今次裁決對南海各爭議國,都同樣具有法律約束力,不過這些內容全部被中國傳媒過濾了,令人產生外國集體欺凌中國的錯覺。例如在長達479頁的裁決書中,法庭宣布中國自稱的「九段線」違法,岩礁亦不能演繹成島嶼,無法擁有專屬經濟區。但同時亦指出,包括中國的美濟礁,台灣的太平島,越南的南子島,菲律賓的中業島、西月島、北子島等等,全部都是礁石,均不能擁有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只能擁有12海里領海。

這一裁決對各國都有不同程度影響,對越南和菲律賓擁有島礁最多的兩國,是頗為巨大的打擊,不利影響絕對不下於中國,只是復仇烈火瞕目的民族主義者看不到而已。唯一要批評的,是法庭對台灣的太平島判決失當,亦有違國際法精神,因為它是100%符合海洋法的天然島,且處於台灣幾十年來實質有效管治。這一結論對該島歷史、地理、法律條文及精神都有違背,太過一刀切,無視現實地歸類為岩礁,實屬誤判不公,法庭應予更正為妥。

港人對判決須有獨立思考

在狹隘民族主義狂飈再起時,別忘記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如何對待法治與自己的子民,羽翼漸豐時就會如何對待國際社會。有沒有真正依法治國,與會否真正落實一國兩制,以及遵守國際遊戲規則,其實是法治的一體兩面。今次仲裁的結果,徹底把中國所謂依法的招牌打了個稀巴爛。

所以全世界請不要忘記,50年前的紅衛兵在互相仇殺之餘,是怎樣仇外的。也請記住一年前「709大抓捕」,是怎樣瘋狂打擊全國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這是中國法治的倒楣日,也是律師家屬倡定的「憲法死亡日」。一年前後的兩件事看似無關,實際上卻是一脈相傳。所謂依法治國,無論對中港來到今天都已荒腔走板。自人大8.31決定及銅鑼灣書店事件後,香港人對南海仲裁判決,必須有進一步的獨立思考與認識才對,而不是拿自己家中的菲傭泄憤,中了狹隘民族主義的毒而不自知。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