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

香港下沉,每天地動天搖,本是東方名城,如今危牆處處,柱樑爆裂,昨天掉下破窗,今天掉下瓦片,每天有新的破口,由政治到民生,崩壞的裂縫八面伸延。梁特的所謂「香港營」已是黑色大笑話。港人超越了建制派/反對派的敵我對立,既有陣營四分五裂,泥漿群毆,互相批鬥。左派老臣子人頭落地,右膠左膠血戰網海內外,醫學界也剖開一條意識形態的血痕。

亂世只看誰的拳頭硬,有理說不清。完全不能想像,警司揮棒打人,錄像清清楚楚,都可以說成是手臂延伸輕拍路人而非濫用暴力。政治不說了,食水含鉛,似是禍及嬰孩孕婦,不忍卒聞!普選真與假我放棄不理,但食水天天飲用,貼身的風險怎能不激動呢!我家親歷圍標風雲,住不安樂,每天對着一個爛攤子。貪污疑雲陣陣,法團主席不見人,而爭取權益的鬥士互相拉扯,爭論不休;政府政策漏洞不補,任由市民單打獨鬥。現在戰火蔓延大學,任命風波令捲入其中的教授與學生撕破面皮。我在大學待了二十年,一向暢所欲言。大學是自由思想的堡壘,城牆破了,香港定必元氣大傷。人事升遷任命,誰可升級、誰不續約,若有任何政治力量以任何曲折的方式或明或暗走進大學人事核心,必定引起連鎖反應,在教授的腦袋裡製造一個又一個的思想禁區。

危城之下,小人當道,出賣與被出賣,強權催生「烈士」,被壓抑的聲音以激烈刺耳的方式爆發;社會荒謬,不義不公的事層出不窮,志士逼上梁山,自保的市民被逼成潑辣刁民。指鹿為馬的謊言化作常態,大學那面明德格物的招牌蒙上陰影,危城還可支撐多久,這是令你和我痛心的疑問。

[馬傑偉]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是「襲警」還是「涉嫌誣告」/「涉嫌阻差辦工」?)「裁判官陳碧橋判刑時稱,女被告的胸部曾「撞到」警員手臂,本屬輕微,但她隨即大喊「非禮」,其他示威人士聞言附和,令「本來不嚴重的襲擊變得嚴重」…」全文:http://wp.me/p2VwFC-e2K#襲警 #胸部 #非禮 #警察 評台 Pentoy

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hursday, July 30,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