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國立」事件:由「九二共識」說起香港國際角色的褪化

康文署在表演場刊中刪去臺灣學府的「國立」一詞,全城譁然。事件除了說明港府部門的政治審查,其實更可為香港國際地位如何褪色立下註腳。「國立」校名中的「國」,尚不是「臺灣國」但仍無法留低,即是變相連「中華民國」、臺灣統派所堅持的「九二共識」都一併否定。然而諷刺的是,當年破天荒達成的國共九二會談,正是在當時仍然真正自外於國共控制的香港舉行。

香港與國共九二會談

故事得由當年說起。1949年後兩岸分治,一直敵對。及至1980年代,除著兩岸大局已定,反攻大陸無望,臺灣方面就醞釀重整對陸關係。1991年,國府正式著手與北京溝通,並在翌年10月展開了正式會談;而地點選擇了當時仍在英國治下,作為國共第三方的香港。事實上,香港過去作為兩岸間的中立區一直是雙方互作試探的重要場域。早在1955年,北京就派章士釗(清末革命黨人,與黃興共創華興會,但後來投共)來港與國民黨接觸,試探與臺北和談的可能,惟後來不果;1973年章氏再來港試圖重啟談判,但出師未捷就在香港病逝。後來國府派元老陳立夫試圖回應北京,但又因爆發文革而止。因此九二年的國共會談在香港舉行其實並不意外。

但會談最後沒有實質成果。雖然雙方都認同「一個中國」原則,並以統一為終極目標,但何謂此「一個中國」並沒有共識。北京始終堅持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的合法政權,臺北則強調雙方於「一個中國」的認知各有不同,但彼此有各自演繹的空間,並單方面宣布「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為九二香港會談的「共識」。雖然兩岸事實上話不投機,會談最後連雙方同意的文字協議都沒有;且北京歷年來已屢次否認有「各自表述」的空間,但畢竟係雙方正式肯定統一前提的會談,因此就形成日後北京與及臺灣統派所謂的「九二共識」。香港以其英治背景,微妙的在兩岸關係間擔戴獨特角色。

所謂「共識」:中共及後的對臺立場與主權移交後的香港

然而,正因為「九二共識」其實模糊,其對於兩岸政治身份的確認並沒有實質作用。臺灣綠營當然不承認與對岸有任何政治共識,北京亦繼續否認臺北為合法政權,因此其文宣當中,國府總統只能是「臺灣地區領導人」;青天白日紅旗不能在大陸宣示,即使在新聞片段中亦要劃去;「國立」字眼更要全面刪去或加上引號,如此環境於是成就了早前周子瑜事件的背景。本來兩岸爭議,香港自可抽身,但主權移交,政歸北京之後,香港已不再是中立地區。對於臺灣的「國立」名份,港府在政治壓力益發之下,難以不向北方靠攏。終於,當年以第三方成就國共會談的香港,今日其文化部門,卻連一間臺灣學府的正式名銜都容不下。

因此,自歷史觀照,康文署「國立」事件說明的不僅是其政治審查,還有香港如何失去了在兩岸間的第三方角色以及自主空間。即使有指政府內部對於如何處理「國立」字眼並沒有一貫指引,然而面對能體察上意,劃走北京敏感詞的前線官吏,港府高層自然不能斥責否定;但若由此宣布港府將緊跟北京路線,嚴守政治正確,勢將衝擊香港一貫信奉的自由作風,恐怕馬上就掀起新一輪的政治危機,於是劉江華面見傳媒只能讀稿快閃。一國兩制之下,北京政治操作與香港社會文化的矛盾,又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