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再提防 假人騷

此情此景,何其熟悉。

本周初,電視台推出預告片,宣傳以買樓為主題的新節目,聲言要用受訪者的置業故事,「交織出樓價瘋狂飈下光怪陸離的社會百態」,非常偉大。結果一如所料,節目未正式出街,主角金句(「有樓有高潮」)、故事(與富商的陳年關係)、五官(白鴿眼),已如病毒在各大媒體廣泛傳播。很多人看,很多人罵,於是有更多人看,又有更多人罵。

「社會現實」——定型

過去幾年,同一團隊為電視台製作過多個實况綜藝節目,標榜為廣大觀眾呈現「真人真事」,反映「社會現實」(一定要加上引號)。這類節目的第一波,名叫「真人騷」——《盛女愛作戰》(2012)、《求愛大作戰》(2013)、《沒女大翻身》(2014),內容全部大同小異:主角盡是(編導眼中)「不正常」的男女,或一直單身,或內外不討好,或身分特殊。於是,節目安排「專家」出手,大力改造,務求令主角回歸「正常」,達成夢想。

全球各地很多真人騷,之所以成功,靠的是一眾真人流露真情,打開心扉。而無綫「真人騷」靠的,則來來去去都是三道板斧:

(一)性別——沒什麼比性別矛盾更能挑動觀眾情緒,因此節目圍繞「剩女」、「港女」、「港男」等標籤,將都市男女逐一捧上枱面,被談論、被嘲笑、被打救。

(二)專家——觀眾出身市井,仰望專家,電視台於是搬出「人生教練」、「兩性專家」、「整容大師」,出動奇招,指導主角遵守規範,自我綑綁,追求「美滿」人生。

(三)金句——香港人鍾情金句,於是「盛女」Bonnie在節目中揚言「靚女都要屙屎」,新移民阿銀崩潰哭訴「我有一個夢」,請求港人別再歧視……「語不驚人死不休」是拉攏觀眾的不二法門。

對香港人來說,真人騷是新鮮事物,因此節目面世之初,人人指着熒幕,熱烈討論,如待親人。就算知識分子落力聲討,電視台投訴電話供不應求,收視照樣高企,大眾依然動心。市場專家會說,這是病毒行銷。不過,文化創作最忌不停重複,港人對真人騷的興趣(或容忍)亦有限期。接連推出的「性別定型真人騷」即使繼續譁眾取寵,挑戰性別,出動金句,大眾亦逐漸無動於中。收視江河日下,幕後團隊唯有變招。

(偽)紀錄片——獵奇

第二波實况節目——「(偽)紀錄片」,由此而來。別誤會,香港人對紀錄片從不陌生。多年來,大眾用《星期日檔案》送飯,視《鏗鏘集》為飯後甜品,透過電視紀錄片,不知消化多少社會現象。無綫去年製作的節目《沒有起跑線》,以及近日的新節目,亦看似秉承同一路線——起碼,《起跑線》簡介就寫明,節目目的是要「窺探香港近年教育生態的轉變情况」。聽起來,多麼多麼正氣。

可是基於它與真正紀錄片的兩點分別,我對這類節目有所保留。

(一)道德。傳統的新聞紀錄片,由記者負責採訪、製作。就算近年傳媒公信力怎樣滑落,新聞道德始終是香港記者的專業底線。譬如,除非為了重大公眾利益,很少記者會將受訪者推到前台,接受世人審判。出於專業,出於人性,更多記者堅信,沒有必要為一次採訪賠上受訪者的生活,以至生命。

無綫節目偏偏反其道而行。為了宣傳節目,引起關注,幕後團隊一早聯絡各大傳媒,輪流為節目主角安排訪問,達至「洗版」效果。他們從沒意圖保護事主,更在意對方的金句、嘴臉與故事,能否如病毒傳播至每個角落。愈多人臭罵他們,愈多人留意節目。這是徹徹底底的立心不良。

(二)真實。你或許會問,受訪者既同意走上前線,那電視台做法有何不可?這裏牽涉到另一個問題——為何這類節目的受訪者,總是那麼喜歡面對傳媒鎂光燈,亦毫不畏懼公眾目光?由此我們甚至可以開始質疑,這個聲稱「反映社會現實」(出自節目編導)的「紀錄片」,究竟有多真實?

電視入屋 造假大禍

電視紀錄片可貴,因為它透過客觀鏡頭、記者專業,老實呈現一個人的故事,以至令觀眾全盤相信,這就是社會現實的反映。而反過來說,若有作品以「紀錄片」或「實况節目」作招徠,內容卻並未老實反映真相,它對觀眾的誤導及影響,亦相當深遠。

我想起近來在堂上觀看的Nanook of the North——1922年由美國導演Robert J. Flaherty執導的一齣無聲紀錄片。電影集中呈現愛斯基摩人Nanook一家的日常生活,例如與白人的毛皮交易、在冰天雪地中捕魚、獵海象等。看起來,多麼多麼正氣。

Nanook of the North上映時備受讚頌,奉為經典,直至68年後才被揭現弄虛作假——Nanook真名原是Allakariallak,只因太複雜而被改名;片中Nanook妻子不是真的,而是導演本人的情婦;Nanook本已受西方文化洗禮,用槍狩獵,但為滿足導演對原始人的印象,只得在片中改用魚叉捕魚。

真的紀錄片訴說歷史,反映社會現實;假的紀錄片製造「現實」,反映的,充其量是幕後團隊的意識形態。

無綫的「紀錄片」如何鞏固意識形態?靠的又是兩道絕招。

(一)常識。香港人意識形態從不複雜。我們不談一國兩制,少講一生一世,平日掛在口邊的,是「港男無用」、「港女拜金」、「怪獸家長謀殺子女」等常識真諦。常識的優點是簡單、實用,省去多餘時間;但缺點是太簡單、太實用、會過時,引發世界大戰。偏偏新節目繼續樂此不疲。表面上節目談買樓、論家庭,但最出位的受訪者又是兩名「港女」。結果,所謂的「置業故事」、「社會現實」,又變成對「港女」標籤的集體鞭撻。性別定型、簡單常識,透過偽紀錄片,再次獲得確認。

(二)奇觀。常識有時太悶太保守,因此節目要吸引觀眾,還靠奇觀——出動「真人」嘴巴,吐出令人難以置信的說話(「有樓有高潮」)。表面上,常識與奇觀是對立關係,但實情是,奇觀的存在逆向建立常識——「港女」的金句愈新奇,大家對性別定型的想像,就愈牢固;怪獸家長愈說「贏在子宮裏」,常人對這群體的成見又多一分。

意識之爭 是是非非

問題是,我們社會的標籤定型、過期常識,難道還不夠多?地鐵縱火事件後,精神病患者馬上被公眾標籤為危險人物;情人節當日,許多男女如坐針氈,只因送花放閃被視為表達愛意的唯一方法;七警判囚後,許多人懶理同性戀者抗議,大講有味笑話。這才是我們的社會現實。

我們要堅決抵制假人騷,更要抗拒過期常識、驚人奇觀,提防一場意識之爭。

文:阿果
編輯: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