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少一間電視台?

九倉宣布閂水喉,有線電視面臨執笠危機,香港電視市場又出現變數。

沒有了亞視,無綫竟然也出現四十多年從未試過的蝕本壓力,證明傳統電視市場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無綫幾十年都在生金蛋,有競爭時也沒進步,反正多年賺錢,以不變應萬變,對手一個個跌低,偏偏在沒有對手時要蝕錢。

收費電視市場生存空間有限,主要因為沒有什麼節目內容鬥得過不用錢的無綫,自製節目十分水皮,靠足球吸客,過去英超與世界盃成為兩家收費電視的救命草,失去這兩個項目,客戶便立即流失。

「成功cut有線」被譏笑是香港最困難的事情,足以見到有線多想箍住舊客。

一家電視台如果沒法靠自製節目保住客戶,要用外購的話,對手只要抬高這些項目的價錢,即便不能搶走,也會令本成本大增,無法賺錢。

有線做得最好是新聞節目,不得不讚主要股東九倉的話事人,從未聽過他們干擾過新聞部門運作,如果日後有線真的無法經營,最大損失是失去了有線新聞,這也是我一直不cut有線的原因。

收費電視從來都是經營困難,能維持應是靠提供固網寬頻服務,在這方面補貼。

免費電視也不看好,今天已不是有沒有競爭的問題,是本地電視廣播政策遠遠落後,不止追不上時代,是早已被時代拋棄。

在互聯網時代,用一條寬頻已可以接通全世界,想聽節目內容再無界限,每個人都可以是一個電視台,隨時出現隨時消失,廣播早已變成一個自由進出的市場,我們的政府還死抱住電視牌照不放,要求財雄勢大的投資者保證投幾十億,還要查家宅才考慮是否發牌,真的是腦袋有問題。

文:阿寬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