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為何安排子女參加課外活動

PISA(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在4月19日發布了各國家/地區12至15歲學生的心理健康排名,香港處於偏低的位置。其中有兩項有趣的發現。第一,學生用多少時間學習與他們的心理健康無關。這個發現我們應該如何解讀呢?或許一般父母可能將其理解為即使「催谷」子女學習,也不會造成他們的心理壓力。這又真的能否被解讀成「催谷」子女就是合理的呢?第二,大部分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地區平均有90%以上的父母關心子女在學校的狀况,例如關心子女在學校的社交活動、交友是否愉快等等。而香港比OECD國家/地區的平均值較低,只有70%的父母主動關心子女的學校生活。PISA就參照研究數據,建議父母多鼓勵子女參加更多的課外活動,學習溝通、合作等等社交技巧。

簡單說,PISA的數據顯示,香港學生成績相對於其他國家/地區較高;學生參加課外活動的比例亦不算低,但大約三成家長對子女的學校活動不感興趣。我們該如何理解這個現象呢?香港的競爭激烈,不少父母不理會子女的興趣而安排子女參加所謂「冷門」的活動。例如,在樂器方面,鋼琴8級已經是基本的要求,子女更要學習的是豎琴、古琴。在繪畫方面,水彩畫已是不值一提,不少孩子已在學習沙畫。至於在語言方面,學生除英語外,更會學習法語、西班牙語等等。在這樣的環境下,父母和子女都頗受壓力,或許感到焦慮。大多香港父母在安排子女參加課外活動時,並不是從子女興趣或意願出發,更不是希望子女學會社交技巧,而是從工具價值的角度出發,以「能否幫助子女提高競爭力」為首要考慮。當然,父母美其名是為子女着想,為他們「美化履歷表」,好讓子女可以「贏在起跑線」。但是,正正是這樣的想法與行徑影響着子女的學習動機,使他們認為參加活動不該重視它的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而應該強調其工具價值(instrumental value)。在參加活動的過程中,不是享受內在的快樂,例如交友、學會溝通和合作等等,而是將它視為以競爭為先達成目標的手段。試問以這樣的心態參與課外活動,小孩又怎會開心呢?將這類想法和行徑放回整體的社會脈絡看,一方面不少學校為了追求排名,往往考慮學生能夠為學校贏得多少獎項榮譽作為收生標準;而另一方面,很多家長得悉部分學校對學生有這類要求後,便安排子女學習不同的技能以期達到學校的收生標準。兩者互為影響,產生惡性循環。

需反思該否還學生真正「全人發展」

該要反思的是,安排子女參加課外活動不是希望每一個孩子都能得到全人發展、學得開心、生活滿意嗎?這個是否仍是我們的「初衷」呢?這個想法是回應教育當局於1999年對學生過分偏向知性方面發展而不參與課外活動的看法。教育改革本意期望學生可作全人發展,學懂社交技巧,在德性上有所成長。但在現今劇烈的競爭環境下,參加課外活動的「初衷」似乎被扭曲了。但只埋怨學校追名逐利、老師不顧學生全人發展,或單單指摘家長「怪獸」,是不會改變這個惡性循環的。需要的是學校、教師、家長共同反思究竟該不該改變現今「瘋狂」的氣氛,還學生一個真正的「全人發展」呢?進而思考該如何達成這個初衷呢?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讓學生參與課外活動的初衷」)

作者黃綺妮是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助理教授,謝偉成是東華學院人文學院副教授

文:黃綺妮/謝偉成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