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TSA,優化SA平台,建構基礎教育學習成效大數據

全城爭議TSA,目前的發展形勢一如筆者去年底所論,在教育局連番失焦、失誤,「群情兇湧」,連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在建制派轉軚下大比數通過沒有約束力的強力指引,我想負責檢討的委員會即使極不情願,在政府憂慮再激民憤,甚或波及其他政務及立會選舉,相信目前吹風的「抽樣考核」優化版,應該很難為相關抗爭團體接受,最終可能會被迫建議「暫停」TSA。

雖然TSA 在BCA(基本能力評估)框架下的設計,意願良好和目標明確,但在推行過程出現異化後,除「主催者」侯教授外,沒有看到有任何學者挺身護航。近月,中文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學系客座教授曾榮光在各傳媒對TSA連番鞭撻,高喊取消,亦未見政界、學界有相應異議。或許,一如AA學習、TOC課程,TSA會在不想再爭議下,成為香港教育的歷史名詞。

筆者理解出現異化非TSA之罪,也認同在教育資助體制下有需要掌握基礎教育的學習成效。客觀分析,TSA走到當下,已成為「負面名詞」,不同等級的學校、家長和學生,都沒有太大的意願去堅持和面對,需要另選工具、模式。宏觀現時各地教育改革的重點策略,應用個性化、個人化學習平台,愈趨重要,所以在上月的TSA評論提出可以重新優化BCA的另一個組成部分──SA(學生評估),將當時設計的題目庫——「網上學與教支援」(WLTS)重新調較再獻世,或者會是照顧爭拗各方利益的出路。

香港教育城行政總監鄭弼亮,月初在其《E世代學習》專欄,介紹「2016開啟自適應學習(Adaptive Learning)時代」的概念,指出要善用電子學習平台及評估工具,為學生提供度身訂做的個人化「自適應學習」。簡單而言:「透過電子學習,利用電子書及電子評估系統提供即時的反饋和大量學習數據,老師可準確分析並掌握學生的能力,在系統的協助下,根據每位學生能力而協助他們訂立適切的學習方式。」相信稍為接觸過e-learning,都了解目前這種「生本學習平台」的建構概念和技術都十分成熟,特別是在語文和數理的學習領域。

在政府推動BCA初期,除了上文提及官方委約考評局的WLTS系統外,根據當時的剪報,2004年香港中文大學營運的「香港學校網絡」與一家網絡企業合辦「ENG-CLASS網上課程」,對應基本能力評估(BCA)推出模擬測試。2006年,還有一個「學商結合集團」推出「互動學習及評估系統」。希望改變學校通常會買坊間補充練習做的習慣,利用平台邊做邊教自動批改,分析學生的讀、寫、聽、講能力,並可預測學生在全港性系統評估的表現。由此可見,除了瞄準當時TSA潛在的龐大市場外,學界和商界也正積極回應資訉科技教育政策的發展。單從持續評估的角度看,網上定期自我檢測,學生是和自己的學習表現做比較,可以超脫時空限制,無限次在龐大的題庫按自己能力設定評估等級。有前進和緩進的選擇,當然系統設有「激勵機制」,學習動機和表現可以有效促進,每個可生都可以有機會進步和成功。

但WLTS系統不知可故悄悄無疾而終,難免讓人懷疑政府不敢觸碰傳統紙媒練習產業,也沒有推動電子化教學的決心和能力。若果現時重新以考評局滾存的SA學習和評估材料為基礎,以教育城面向學校、教師、學生、家長、商界的網絡為平台,加入BCA要掌握的對象和信息的模組,建構各教育持份感興趣的數據收集系統和發佈權限。待系統操作進一步穩定和成熟時,插入通識、藝術等學科的模組,讓SA成為了解和關心香港基礎教育發展的大數據庫。

上月底「智經研究中心」在一份傳媒專欄發表《用大數據評估學生,可取代TSA?》,以美國谷歌前僱員Max Ventilla於2013年創立的AltSchool為例,介紹『運用自家軟件量度學生的數據,包括閱讀和數學能力、興趣和學習動力,甚至學生的精力和社交技能。老師可以根據這些數據,調整教學進度,給予相應程度的作業;家長亦可就他們希望孩子學習的技能提出意見,老師在收集所有資訊後,為每名學生擬定每星期的課程。』雖然香港不可能在學校的牆身和天花板裝設攝錄機和麥克風,記錄上堂情況,但類似的「生本學習平台」是很有條件通過「政、商、學、研」去建構,更可以發展成為有成本效益的創新科技項目。

在SA「生本學習平台」之上,學生可以自定測考的級數和進度、通過試錯解題去自我提升學習能力;教師可以掌握「個人」或特定群組的學習表現和自主能力,提供重點調適課程,避免「重複學習」;學校、辦學團體和教育局等上層監督,均可以掌握任何時段個別班級和校本縱向進度與水平,透過大數據還可比較全港學校的橫向差距幅度去調整教育規劃;另一個持份者──家長,更可以有一個學生學習的清晰路線圖,按自身的期望和需要,進行貼身的家教輔導,並且省回無目標購買紙本練習的支出,為社會保育樹木資源出一分力;在推動創新科技的角度衡量,建構基礎教育學習成效大數據的過程,不但可促進資訊科技的更新,也可以為創新教學提供改進的條件,而經積累而得的龐大「試題庫」,對學校、對政府,都可以說是很有價值的「信息資產」。

希望各界能在這方面多加討論。

(作者:過氣小學生家長、過氣教育行政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