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些操練

關於操練,有教育界中人提出一個說法——所有學習都離不開操練——這說法某程度是對的。像背乘數表,若不反覆背誦,再大量做乘數,沒可能記得牢。

但操練也要看操練什麼,是否值得。乘數表是畢生受用的,操練也有價值。但若初小學生日夜操練的,只是TSA答題技巧,而那種題目形式又不怎麼了不起,不怎麼會啟迪人類智慧,那操練有何價值?

我認為,初小學生不是不能操,而是應該操練別的:

操練閱讀課外書——現時本地小學的所謂鼓勵閱讀,大都只是派一份表格給學生,然後要學生填上書名、作者名、自己買還是圖書館借來等等。老師關心的,只是數量能否達標,像是例行公事。

學生為了一把間尺或一塊擦膠等獎勵,會拚命填。到底學生有沒有把書看過?老師很少過問。若學校有心推動閱讀,為何不認認真真的,營造閱讀風氣?大家在書單裏選書看,然後站出來跟同學分享。為何國際學校做得到,本地小學做不來?學習語文,不可能靠TSA的閱讀理解文章。以TSA題型變成校內測考方法,更是捨本逐末。

操練體能——增加體育堂,取消體育工作紙,增聘體育老師人手,避免老師帶校隊出外比賽時,學生體育堂要留在班房自修,讓學生在體育堂回歸操場。平日的小息,學生有權落操場跑,而不是每周只准落操場一次。小時不訓練跌倒,大了跌倒更傷。

操練領導才能(中學生)——讓更多學生成為班中的領袖,輪流搞活動,如旅行,邀請同學幫手,安排大小事情,訓練他們責任心、與人合作的能力。

學生高分低能,很多時是制度造成的。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5年1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