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逼害

一位舊友從台北返港,廿多年前的香港僑生,畢業後留台發展,幹過許多行業,近幾年以導遊的身分帶陸客南北奔走,賺個盆滿缽滿。他說陸客不知何故特別喜歡在台灣南部購買風水吉祥物,像蟾蜍,像佛珠,諸如此類,彷彿此岸的風水物比內地的更可靠更靈驗。

好久沒返港了,突然有空,只因陸客銳減,乾脆借機休息,先前賺了錢,總要找時間花一花,但仍花得謹慎節制,擔心低潮持續一段好長的日子,必須積穀防饑,而且,老了,總要留些「棺材本」云云。

如何低潮?

老友說:「總之慘過你哋香港多多聲啦!」移居了台灣,當然自視為「台灣人」,當他嘴裡談及香港,便是「你哋」而不再是「我哋」了。老友在香港出生與成長,廿歲赴台,一去卅多年,在台灣的時間比在香港還長,香港心已變台灣心,唯一可惜是國語仍然講得像廣東話,而當說廣東話,竟又帶點台灣腔,附送一堆「喔!」、「唷!」、「耶!」之類尾音,若是美少女,尚覺可愛,他卻是大叔年紀了,未免有些突兀。我譏諷他是「兩不像」,他訕笑道,沒辦法,改不了,不像就不像吧。

我倒想起一位德國猶太裔音樂家。戰時他被納粹逼害,逃到美國,公開演講,道:「如果你一定要迫問我到底是德國人抑或猶太人,最佳辦法是把我的胸膛劏開,把心臟挖出來,看個清楚明白,瞧瞧它的顏色比較偏向哪一邊。但我必須告訴你,如果你這樣做,我便活不下來。強迫一個人表達認同,往往等於謀殺!」

台灣人?香港人?從音樂家的話言角度來看,恐怕亦是一個偽問題,以至於香港人與中國人之間的強迫選擇與表態,同樣具備逼害性,建設意義不大,破壞力卻可延續再延續,庸人自擾,往往莫過於此。

說回台灣旅遊業之低潮狀况。江湖傳聞北京是有計劃地規限陸客赴台旅遊,甚至傳出不資助內地各行各業赴台考察的小道消息,若此為真,顯然是對一直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來個「前馬威」,於其上台前令台灣吹吹經濟冷風,施壓讓她知道厲害。陸客少了,台灣旅遊業的生意減了三四成,尤其東部和南部,已無昔日熱鬧如街市的擾攘景觀。旅遊巴士停着,店舖門面空着,未被解聘的員工閒着,一片蕭條氣氛。看來蔡英文只好努力推動本土旅遊和本土經濟,路由人選,你選了自主之路,若要活出生天,唯有加倍自強。自主與自強,是雙胞胎,世上終究沒有白白得到的自尊。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