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失望,卻不要絕望

主權移交後接近20年,中共高層針對《基本法》作出第五次釋法,也是歷來政治含義最大的一次。

由90擴充成3000字的釋法

這次中共滴水不漏的部署加料演繹《基本法》104條,本來只是90字的法律條文,卻擴充成3000字的解釋文稿,從此立法會的選舉成了中共高層的篩選工具。

先在報名參選時,選舉主任把關篩走「不合資格」的候選人,縱然能夠在選舉中高票當選,還要經過監誓員判定議員宣誓時的「真誠度」,最終可以剩下來的立法會議員,只會是中共准許範圍內的人選,但那還算是香港人的真正選擇嗎?

這樣的政治佈局就如《少林足球》的強雄所說:「仲有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嘅人,點同我打?」從前只會在電影中出現的情節,如今卻在香港的政治世界中「被常態化」。難道我們真的要有齊鐵頭功、旋風掃堂腿、鐵布衫、鬼影擒拿手和輕功水上飄等絕學,缺一不可才能夠將魔鬼隊打敗?

製造亂勢的當權者

過去港獨的想法根本不成氣候,但四年多來被CY大力打造和催谷,政治對立及敵我分明的矛盾不斷激化,也引證了牛頓第三定律在政治上的推論:施予壓迫的力量越大,反彈的力量也越大。本來毫不起眼的港獨意識終於「茁壯成長」。今日CY決意全面封殺所謂的港獨思潮,不容許他們進入現有的系統或制度內,恐怕這些反抗力量只會轉到「地下的無形世界」,並且越發增長下去。

然而更可悲的是:一切都源於香港的當權者意圖製造亂勢,藉此保住自己的權力和既得利益,卻妄顧香港人的福祉。這次CY把握著小學雞的宣誓行為,厚顏無恥地入稟原訟庭拖延時間(buy time)讓中共高層在判決前完成釋法。同時藉此激起民憤引發動亂,從而製造假象說明香港需要一個能以治亂世、用重典的特首。可以預計,當CY得到中共高層「論功衡賞」得以連任,電影《十年》的情節將會在下一屆特首任期內隨時出現。

幽谷中的盼望?

昔日猶太人亡國被擄,申命記歷史觀(Deuteronomistic History)的學者認為是猶太人不守約的緣故:離棄上帝、多行不義,但是如今不守約的卻是中國共產黨,我們如何可以在幽谷仍有盼望,努力憑著信守住香港的核心價值?

面對香港不斷「被陸化」、社會一天比一天崩壞,我們還可以有甚麼選擇?不如裝作一隻港豬:沉醉於吃喝玩樂的人生,只為自己尋找最大的福樂。人生苦短,或許懂得及時行樂才是王道,反正無論如何我們也敵不過中共這幅厚厚的高牆。

仍然要相信 這裡會有想像

哀莫大於心死,香港人的未來真的無望嗎?我卻想起兩年前「遮打革命」期間,有女學生背著書包,身處旺角面對充足裝備的執法人員,卻仍然高舉著紙牌口號: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如果我們只以今天的制度和狀況來決定事情的終局,恐怕香港人在政治上從來都是最大的「輸家」。然而處境越是困難,我們越要拿出更大的勇氣堅持下去。今天成長於亂世的新世代,他們也沒有獨善其身或退避下來,何況是我們這些曾經欣賞過香港美好風光的一代人呢。

求上帝賜給我們足夠的恩典、勇氣和力量面對香港的未來:「我們處處受困,卻不被捆住;內心困擾,卻沒有絕望;遭受迫害,卻不被撇棄;擊倒在地,卻不致滅亡。我們身上常帶着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林後4: 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