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民主運動沒有一隻卡比獸

讓我先解解文章的題目。

卡比獸是「寵物小精靈」之一,我也是最近玩了「擴增實境」遊戲Pokémon GO才認識的。遊戲中,牠算是一隻受歡迎又相對難捉的稀有精靈。話說,一次在尖沙嘴街上剛巧碰見過百「精靈訓練員」集體狂奔(且是馬路),我好奇抓住當中一個問問追什麼,他回答:「有卡比獸呀,唔係唔跑吓話?」語音剛落,他便立即消失於一同追逐的人群。可是,每當我回想起那個人們在街上不顧一切地狂奔疾走的畫面,心裏就會浮起標題的慨嘆:可惜民主運動沒有一隻卡比獸。

在青年新政(青政)被眾星伴月地護送入立法會的同一天,遊戲Pokémon GO恰巧推出了慶祝萬聖節的新活動。這使得原本日漸減少的「精靈訓練員」,這幾天又再「重返街頭」,人數明顯多了。相反地,同一夜青政所舉辦的集會卻沒太多人參與(據報道只百多人)。而叫人難堪的是,當前立法會縱然危機深重,但現實是終究無法號召民眾「重返街頭」。於是我又胡思亂想:如果民主運動也有可叫我們忘情追逐、不分你我的「卡比獸」,情况或許好多了。

抗拒路線爭辯 令人擔憂

但實情是近年民主運動的分歧十分嚴重,而且像青政般的新世代政團無論在手法和訴求上也存在諸多令人疑惑之處,因而在民主中根本不存在那樣一隻卡比獸。或許我所嚮往的、於街頭上忘我地一起追逐共同事物的情景,比較容易在Pokémon GO的世界找到,而這跟成熟的民主所要求的其實存在很大一段距離,尤其是在當下香港尖銳對抗的局面。畢竟,追求全面普選跟港獨是兩回事,而崇尚本土和羞辱其他族群,亦不可混為一談,更遑論暴力和非暴力路線所意味極之南轅北轍的信念和效果。凡此都沒有遊戲世界賜給我們的單純快樂,反之民主卻要求它的公民具備思考、分辨和抉擇的勇氣。

令人擔憂的只是,部分人抗拒路線爭辯,例如認為批評青政就是按照政權的指揮棒起舞云云;但問題在於,要是按照這種「暗合政權意向」的標準和邏輯,那提出港獨的青政應該首先被質問:難道這不恰恰才是正中「港獨之父」梁振英下懷(先旨聲明,我不贊同此一提問邏輯,筆者只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明白擁有一個共同追趕的宇宙是美好,但民主運動要比這種情况複雜百倍。

像是人們高舉的所謂「雖不贊同你意見但誓死捍衛你自由」的格言,當然是重要的民主美德,而當天眾星伴月的非建制派也作出了具勇氣的政治抉擇。不過更有意思的倒是,這句話若要充分得到實踐,其實也不容易。困難不單止在於危機關頭誓死捍衛彼此的勇氣,而是之前和期間的——雙方的互不贊同更要得到真正表達,否則公眾難以分辨出這到底是相似者抑或相異者之間的誓死捍衛。不過這也是困難的,因為不少人抗拒路線之爭,而他們雖然未必會玩Pokémon GO,但卻渴望一隻可以使人共同追趕的卡比獸。

原文載於20161029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