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第三次機會

蔡英文贏了,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用英文來說是,she deserves it。

四年以來,她以綠營領袖之身,勤打在野反對之仗,馬英九無能是一回事,如果她沒有準確掌控民進黨這艘綠色戰艦,四年後的今天亦不一定輪到她出頭,即使出了頭,亦不會贏得如此振奮人心。作一位優秀的大學生,這四年於她是個大project,從踏入校門的第一天起她已着手經營,何時選課,選什麼課,考什麼試,試如何考,統統在其控制之內,大選來臨,像交出一篇精彩的畢業論文,取得First Honor自是理在所當然之事。

蔡英文敗選後,閉門「反思」了一陣子,後來重出江湖,做的第一件事是直指民進黨的核心死結:拆解「台獨黨綱」。她透過合縱連橫,跟新生代聯手,壓抑了黨內的冒進主義,凍結台獨黨綱,改把兩岸焦點鎖定於可進可退的維持現狀,切合了台民的主流意見;定調之後,戰艦已足讓人安心,廣納各路異議人馬,亦不至於過分冒犯北京。

另一項贏的策略,是結盟公民社會的新興力量,尤其年輕社群,針對各項進步理念,向馬英九政府吶喊要求。注意,是結盟,並非收編。民進黨從黨外年代已跟民間合作,但旨在做老大哥,把社會力量收為己有,納於綠營的正字標記之下。精明的蔡英文不這樣做。她明白新社會運動的特徵之一正在於拒絕收編,你愈去收編它,它愈跟你作對造反,唯有在各式力量之間不斷游走與附合,始可跟力量發揮相輔相乘的共振作用,並肩走向大選之路。所以連「時代力量」一方面派人出馬競選立委,另方面亦說「不反對民進黨單獨過半」;他們之間,明顯有着深刻的溝通默契,看似共鬥,其實共生。

贏得選票在手的蔡英文,如同當年初度勝選的陳水扁和馬英九,有了「天命」(Mandate),維新改革,責任重大。這是她的首次執政機會,卻已是台灣的第三次昇華契機。

第一次,2000年,陳水扁的民意如日中天,本可大有作為,但他用無恥把自己搞臭了也把台灣搞垮了。第二次2008年,馬英九的民望大紅大紫,亦本可大有作為,但他用無能把自己搞哭了也把台灣搞癱了。十六年的寶貴光陰就此斷送,在國際的進步洪流裡,台灣不斷後退,退到遠落人後。

終於輪到好學生蔡英文了。政黨輪替,新人上場,希望她替台灣一洗十六年恥辱,替台灣追回落後的路程。走完選戰的最後一里路,終於,開展啟程的第一里路,祝福她。

原文載於2016年1月17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