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版尹光

沒想到豬哥亮病逝新聞亦能登上香港娛樂版頭條,而我暗暗好奇,除了知道這個名字,到底有多少港人確實看過他的綜藝節目?

因為聽不懂啊。連我也聽不懂。他說的主要是閩南語,即「台灣話」,而且是非常南部的台灣話,??啊啊,我僅能聽懂三成,唯有依靠字幕,但也只是勉強看得懂,不容易有強烈感受。綜藝節目終究不同於韓劇日劇法劇,用字幕看劇集,有劇情支撐,能夠吸引住精神,前者則全靠主持人耍嘴皮子,聽不懂便隔了幾重山,三分鐘後即覺索然無味,甚難長期追看。

打個比喻吧:豬哥亮有點似「台版尹光」,主持和演出皆為市井趣味,又以黃色笑話為主,生殖器官諧音掛滿嘴巴,像一串串一籮籮的香蕉西柚葡萄,你笑著吃,吃得不屑,卻又笑得開心。

所以去秀場看豬哥亮是一種「儀式」行為,叔叔伯伯和嬸嬸姨姨,甚至帶著孩子去看,進場前,預知香艷情色將會滿天飛,但名目只是「看歌舞秀」,故心安理得,完全不必尷尬。或者說,由於有了預知,尷尬的心先擱在家裡,大模大樣地踏進秀場,不必存在半分避忌。這是一種隱秘而公開的集體宣淫,隱秘的是期待,公開的是精神,兩者合併便是安全的刺激。

其實豬哥亮從名字開始便作了宣淫的預告。「豬哥」的台語意指豬公,尤其為配種而設,罵或笑一個人是「豬哥」,是說對方是色情狂和鹹濕佬,又等於「雞蟲」。

當你買票去看一個名叫雞蟲的主持人,等於認同了他將給你帶來的一切;如果你一邊笑一邊罵他低級,你便是偽君子。

豬哥亮原名謝新達,混沌江湖,在秀場負責拉布幕。按照江湖傳奇,他的奇蹟發生在某個晚上的主持失場,觀眾都坐得悶了,另一位主持急需搭檔,臨時臨急要求班主准許平日吹水唔抹嘴的阿達仔客串頂上,就這樣,阿達仔登上舞台,一個黃色笑話把觀眾逗笑,再一個黃色笑話把觀眾逗笑,兩小時裡,笑聲不絕,班主心裡明白:秀場新星誕生了,「豬時代」開始了。

豬哥亮沒讓班主和觀眾失望,從此縱橫秀場數十年,只不過,他讓家人和朋友失望了,賺了大把的鈔票,卻輸了更多的鈔票,輸到逃亡著草,甚至涉及槍擊案件幾乎斃命。本是秀場明星,但因名字,但因身分,他畢竟過著豬哥般的迌歲月,光明與陰暗共舞,不知自愛,或只以他自己的方式自愛,而亦戲劇化地盡了他的豬哥角色本分。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