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制度現沒有改革必要

 

七警案雖已審結,然餘波未了。藍絲建制,對法官口誅筆伐。愛港之聲高達斌成立組織,提倡監察法官量刑,判詞應以中文為準等,其實,現階段司法沒有改革必要。

首先,就監察法官量刑一項,藍絲除指責七警案判刑過重外,亦對黃絲被定罪後判刑「過輕」不滿。我們可以見到,他們除求減輕自己人刑罰外,更希望政見不同者加刑。

如果他們成功,只是得到眼前小利。現制度之公正,保障的是任何人,「任何人」包括他們。他朝彼等若不幸惹上官非,失去保護的,其實包含他們。

誠然,我城華人佔絕對多數,懂中文的人,比英文多是事實。然而,中文不適合作法律語言,也是常識。上世紀博學鴻儒梁啟超談中文,便言及一句說話起碼有三重解釋,有時候研究者自己也說不明白主題。英文比中文清晰是必然的。利益申報:鄙人大學正正主修中國人文,每一次功課和考試都用中文。

中文判詞不是沒有,但跨越港英時代法官,即使是華人如胡國興,以往受訓練也是用英文,他也不諱言用中文寫判詞,要花更多時間。

民主必須輔以法治是政治學常識,法律不是投票,即使終審和高等法院有投票制度,陪審團成員經過嚴格挑選,終院只有法官有權投票。是的,最原始的希臘城邦民主,是投票決定應否將一個人放逐,但蘇格拉底之死,就是被大部分人判其死刑。今天他們為了政治小利破壞法治,難保他朝會被反噬。

至於那群參加高達斌組織的司法人員,雖未見姓名,然我們參照現存法官委任制度,區域法院法官被提名標準是起碼五年執業律師資格,但一般都有十年律師經驗,往上的法院需要更資深。那班成員和藍絲,比法官或委任人士專業?我存疑。

有權請外地普通法地區法官審案判刑,是基本法白紙黑字寫明的條文。他們是否想修憲?香港法官的委任權,也在行政長官手中。吾人雖未曾聽聞有法官被罷免,然制度亦白紙黑字寫得明白。我實看不到現時有檢討必要。相信唯一要改變的,是法官由特首委任一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