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場加映:他的背影告訴我不必追

在學生的WhatsApp group收到這幅相,還留下一句:「我目送他的背影,他的背影告訴我不必追。」我心裏笑說:Steve走得那麼趕急呀!

剛和年輕教學助理Steve帶着一群學生完成一個走訪活動,已黃昏了,我因要出席另一個講座,於是請Steve帶學生到港鐵站解散。不過,學生卻意猶未盡,仍捉着受訪者攀談,我就唯有先走一步,然後,就收到這幅可愛的「背影」。

學生總是和年輕老師混得熟絡,這個幽默的玩笑,大概不會和我這個爸爸輩的老師開了。

我也心存愧疚:活動超時,害得同事要走得那麼急,還不知是否約了女朋友呢!

講座完了,再拿起手機看看時間,已是晚上八時半,又收到通識老師群組的訊息:是好幾張學生到石硤尾收集剩菜的相片,帶隊的是另一位年輕老師:她親和力強,任教的學生都愛找她傾心事;又有社會意識,像帶學生為收集剩菜派給貧窮街坊的團體做義工,就是她一手一腳安排的活動。而學生能不怕髒也願意晚上七八點出來撿剩菜,老師的有力解說及學生對老師的認同信任,兩者都功不可沒。但是,再細看相片,竟是Steve上載的:原來剛才他走得那麼急,是為了趕去協助另一個學生活動!

最受學生歡迎 教席卻朝不保夕

兩位年輕老師(準確點說,其中一位只是待遇更低的教學助理),帶着一群愛戴他們的學生,工作到晚上。然而,兩位卻都是合約教師,是每年都不知道下年學校有否資源繼續聘請的合約教師:這些最受學生愛戴、與學生距離最近的教育界年輕生力軍,卻最朝不保夕!

曾經很意氣地說過:與其要剝削年輕人,不如我辭職了,把我的常額教席騰出來給更有心有力的新進吧!但後來發現更悲涼的事實是:由於學校早年參與了有二百多間中學參與的「自願優化班級計劃」,現在如有常額老師離職,那個常額教席須還給政府,而不能再填補。即是說,今天的年輕教師,幾乎沒有機會成為學校穩定團隊的一員,永遠飄泊。如果學生身邊不少老師,比他們更早從學校「畢業」,他們感覺這是怎樣的社會?

如果一切要等到那些陌生的專家去處理,而這些專家們手頭上又有上千上百個「個案」,辛勞地游走於幾十間學校……

究竟,我們年輕人的成長,是需要這些專家?還是一位熟悉親切而常在身邊的老師,會帶他去撿剩菜,甚或是可以讓他開玩笑「他的背影告訴我不必追」的老師?

文:張銳輝

原文載於201658日《明報》星期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