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醫委會改革的郵包炸彈

最近大家都在擔心內地人帶子女來港打疫苗,會導致供不應求。但與此同時另一樁更重要的醫療新聞,似乎在香港人眼皮底下悄悄溜過了。此事一旦成真,其影響可能比疫苗不足更為深遠——政府已經就醫委會改革刊憲了。

張宇人早前就改革提出所謂「4+0」方案。之後政府吸納其建議,並正式刊登憲報。政府建議修改《醫生註冊條例》,將現時醫委會的業外委員由4名增至8名,全數由特首直接委任。關鍵是,此舉將令特首委任議席超過半數。屆時醫委會將會成為特首的一言堂,後果不堪設想。

但一直以來,張宇人和政府都辯稱,此舉並無政治考慮,更以「引入海外競爭,改善服務」、「增加醫生人手」和「解決醫醫相衛」等等作為掩眼法,企圖瞞天過海,為操控業界開路。今天我們來看看,以上這些論述究竟能不能夠站得住腳,抑或其實又是愚弄港人的語言藝術?

通過政府方案 可改善醫療服務水平?

張宇人和政府都不諱言,醫委改革,是為將來降低海外醫生來港門檻鋪路。他們聲稱透過大幅降低門檻,吸納海外醫生即可改善醫療服務。他更高調指摘業界反對其建議是基於私利,是保護主義。他為我們扣上「排外」的帽子,指我們抗拒改革,是想做「月球人」、「星球人」甚至「日球人」云云(編者按:即分別每月、每星期或每日賺100萬元)。

但筆者認為,大幅降低海外醫生來港門檻,以期改善公營醫療系統瀕臨崩潰之困境,可謂藥石亂投。

首先,香港的醫療服務絕大部分由公營醫療系統提供。以住院病人為例,全港九成三住院病人皆由公營醫院照顧。而根據往績,不少海外醫生成功來港註冊之後,都會投身私營市場。而外來醫生長期逗留於公營醫療的比率,遠較本地畢業醫生為低。但政府偏偏反其道而行,一方面拒絕承諾吸納將於明年畢業的大批醫科畢業生(這些醫生還是用公帑培訓出來的呢),另一方面卻不惜降低來港執業醫生的水平,也要聘用海外醫生。所以很明顯地,如果有人以為讓政府操控醫委會,再大幅降低門檻輸入海外醫生,就能夠改善一般市民得到的服務水平,如公營醫療的輪候時間,簡直可謂癡人說夢了。

而且,對「4+0」方案反感的,卻不單是私人執業的醫生,還包括我們大部分公營醫療體制內的同業。公院醫生定額支薪,卻每天超時工作。眾所周知我們早已不勝負荷。可以想像,如果大量輸入外地醫生,我們理應樂得減少工作量吧?又何苦大力反對?說得直白一點,我們可謂「做又卅六唔做又卅六」。如果不是為了維護民康,我們又怎會對降低輸入外地醫生的門檻如此反感?

須知道,一旦醫委會成為特首傀儡,繼而為了吸引外地醫生而「將貨就價」大幅降低門檻,屆時大量外地醫生湧入(所謂「外地」,其實主要來自哪個地方,讀者應該不難想像),到頭來受害的其實不會是我們醫生,而是每一個求醫的香港人。我們作為行內人,春江水暖鴨先知,可以預見到醫委會一旦淪陷將會為市民帶來的種種惡果,所以才發出警號而已。

解決「醫醫相衛」 唯「4+0」方案可行?

無可置疑,社會上有要求醫委會改革的聲音。因為現時醫委會的組成,4名業外委員、24名醫生,實在極不平衡。因此社會有「醫醫相衛」的質疑也無可厚非。這是事實。

而另一個重要的事實是,面對增加業外人士比例的建議,我們其實非常歡迎。社會公眾和醫生共同監察和維持醫療專業水平,也可說是世界潮流。對此,筆者從來沒有聽過來自業界的反對聲音,甚至連香港醫學會都發新聞稿表明「向來支持增加業外委員」。事實上,我們認為醫委改革也是必要的。因為一個更有公信力的醫委會,將會是建立醫生病人更大互信的重要基礎之一。這是公眾常有的一項誤解。連傳媒巨擘鄭經翰先生也曾經撰文,質疑業界抱殘守缺、抗拒改革。

在此我們必須澄清:其實業界歡迎醫委改革,也擁抱改革。我們反對的,只是政府以此作為藉口,粗暴操控醫委會罷了。

換言之,一方面無論社會公眾還是醫生,都希望能夠增加業外委員比例;而另一方面,我們也希望維持委任和選舉產生委員的現有1:1平衡,以防止有人隻手遮天。重要的是:以上這兩個希望,其實並不互相違悖。

在增加業外委員比例的同時,但新增業外委員的產生辦法為何,以至現有的委任議席有否修改空間,都是關鍵所在。

業界曾經有人就新增業外委員的產生辦法作出不同建議,例如由立法會議員互選產生、由終審庭委任,或由具代表性的病人組織互選產生等,以防止行政機關獨攬大權。另一方面,梁家騮醫生提出、杏林覺醒亦表示支持的「6+6」方案,可以同樣提升非業界成員比例一倍之餘,又巧妙地維持現有平衡,更進一步大幅增加整體醫委會人手,亦十分可取。最近更有人提出新增委任業外議席之餘,可以削減現有的委任醫生議席,此消彼長之下,亦可避免委任議席過半。

強推醫委改革 其實是政治任務?

總而言之,增加業外委員比例,又同時維持議會平衡的可行方案不但存在,而且還可以說是選擇眾多。這些方案都可以達至多方共贏,有助維護民康。但政府偏要捨易取難,放棄共贏而選擇矛盾,挑起無謂的爭端,堅持採用爭議最多的「4+0」方案。政府此等不合邏輯的做法,讓人懷疑,其實改革並非其真正的目的;甚至愈來愈多輿論相信,政府真正目的乃是繼企圖染指律師、教師和社工專業後,假借改革醫委之名,安插親信,進一步全面操控香港各個階層和專業。

難怪有現任立法會議員形容:「方案就像是一個政府寄給市民的郵包炸彈。從外表的包裝看來,似是一個普通不過的民生議題,但其實內裏則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政治任務炸彈。」

刊憲之後,政府急於本立法年度內,計劃完成有關醫委改革的立法程序。假如我們掉以輕心,一旦輕率接受了政府的醫委會改革方案,拆開郵包炸彈的話,那爆炸可不是鬧着玩的。

作者是杏林覺醒成員

原文載於2016年3月30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