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的故事

考古的發現常令人振奮。

柬埔寨吳哥窟不遠的古倫山,考古學家用空中激光掃描,發現了一個9到14世紀的地下古城,屬於強大遼闊的高棉王國,人口可達50萬人。

雷達更掃描出地下城的輪廓和地貌,寺廟、道路、運河與水塘,超越吳哥城池,直達柬埔寨的洞里薩湖。

地下古城還有74座古寺,旅人只要想想:吳哥尚存的寺廟,屢遭宗教、自然和戰爭破壞,修復後仍那麼宏偉輝煌,倘若74座古寺出土,將大大豐富了吳哥文明,最大的遺憾,恐怕發掘成功最少要幾十年,我們只能隔空聯想。

掃描發現,地下古城連接崩密列寺,寺廟位於吳哥的東郊,距離吳哥窟約40公里,深藏在迂迴的山路與叢林間,周邊還有戰爭遺留的地雷,不是一般遊客常到之地。

崩密列的意思是蓮花池,名字讓人想像昔日的華美;如今崩密列寺雖成廢墟,仍能在亂石殘存的建築中,發思古之幽情,遙想盛世的風光。

很多時,破壞古蹟的禍首是戰爭,走過更多的廢墟才發覺,自然力量亦不可小覷,像吳哥窟和崩密列寺,都是高棉人逃避戰禍,被迫遺棄的偉大文明,交付給叢林的荒煙蔓草,歲月悠悠,老樹盤根將寺廟纏繞翻轉,巨大石頭像積木般倒塌成一座座如金字塔的山丘,唯有石上的雕刻和故事,訴說逝去的王朝和諸神的歷史。

崩密列寺屬印度教,最引人注目的浮雕,是毗濕奴神兩旁的善神與惡神,互相拉扯着蛇神那迦,不斷攪動人間的乳海,象徵人類的戰爭永不止息。

還有一幅吉祥天女悉多,跳進熊熊烈火中,向丈夫證明自身的貞潔,最終被火神救回,得着祝福,述說印度女子的悲哀與深情。

沿着浮雕和木橋,走進崩密烈寺深處,爬過巨大捲曲的藤蔓,踏過苔蘚滿布的屋簷,穿過幽暗的房間迴廊,天地豁然開朗,陽光照在庭園和藏經閣,遙想昔日信眾的禮拜祈願,千年過去,寺廟的繁華早隨歲月崩塌。

蔭鬱的寺廟走向護城河,寬闊的河道滿植水草,成為孩童嬉戲的池塘,但雷達掃描發現一個精密的灌溉系統,與當地的水稻文化相連。

水稻,由中國傳入東南亞的歲月更長,那是另一個更遙遠的吳哥故事嗎?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