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主教的左手和右手

我在天主教學校由小一讀到中七,共十三年。我缺慧根,始終沒有信教,但望彌撒聽神父講道,唔多唔少對教義有所認識。

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關懷弱小,對抗強權,耶穌言傳身教,為信徒們身體力行作出示範。雖然沒有入教,但必須承認,對建立自身的價值系統,天主教學校教育對我有莫大影響。

天主教香港教區,日前來了位新主教。說新也不新,信徒們對這位牧者的言行,早已知之甚詳,也為之側目。但當時他還未身處高位,雖不滿也就罷了,但今天榮升主教,對香港教區的影響不可同日而語,其主張更坦白更露骨,那就有討論的必要。

對與香港最高當權者的關係,主教坦率地說:「人梗係互相利用喇……你洗手時,左手都要利用右手,右手都要利用左手,因此我們大家不是講利用,而是互相大家去配合,目的都係服務社會,所以我不覺得我有任何理由要與她對抗。」

左手右手都是身體一部分,吃飯穿衣清潔,當然要互相配合才能把工作完成。主教把自己與當權者的關係,等同左手與右手那麼密切,那就非同小可了。

根據主教的比喻,教區與當權者不止如親兄弟,因為若然親兄弟有原則分歧,都可以疏遠甚至反目。

如果教區與當權者是同軀體的左手和右手,若當權者這隻左手無法無天、壓迫弱小、違反公義,教區這隻右手,又可以如何自處?能當機立斷斬下來與當權者切割嗎?

新主教的言論,使我憶起當年的陳日君主教。

一群大陸來的小朋友居港權官司敗訴,留港等候上訴,曠日費時,孩子的教育,令人心焦。當時政府態度強硬:小朋友並非香港居民,不能在本地學校就讀,警告學校如果接收他們,會觸犯香港法律。

教育界幾乎噤聲,沒有反應。耶穌說:孩子,到我這裏來。陳日君主教認為孩子不可以一天無教育,下令天主教小學接收這些學童,有任何法律後果,由他個人負責。

如果當年的陳日君視教區與當權者是同一軀體的左手和右手,他會為了孩子的福祉,以免他們荒廢學業,而敢與教育當局對抗嗎?

可以想像,換了今天的主教,右手天主教區左手當權者,會是什麼個模樣?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