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米埔的執法者

米埔是受《拉姆薩爾公約》保護的濕地,其生態價值與重要性可想而知。香港和中國都是締約成員,這片濕地,由世界自然基金會負責管理,嚴限進入人數,浮橋以後的泥灘,更屬邊境禁區,要申請禁區通行證才可涉足。

有人在泥灘上捕撈,進入禁區破壞生態,若是非法入境,更罪加一等。我想都沒想,就打電話到自然基金會的米埔辦事處,接電話的職員表示,他們沒有足夠人手可以執法,着我致電漁農自然護理署米埔辦事處投訴。

想想也確有道理,自然基金會是管理者而非執法者,他們不是政府部門。而漁護署有人手也有執法權力,問了電話,馬上再打。接電話的職員禮貌周周,多謝我的來電,但表示如果他們是非法入境者,漁護署也無權執法,叫我自己打電話報警。後來聽到我的語氣有點不悅,又改口說可代我致電水警,要我留下手機號碼,以便聯絡。

收線前,漁護署的職員問我看到的水位如何,我說潮水盡退只見一片泥灘,職員似在自說自話:水警的船應該無法出動了……

十來分鐘後,我收到水警的第一通電話,詳細問到我的位置和見到的情况。原來水警對米埔的地理環境相當陌生,雞同鴨講,說了大半天,始終無法令他知道非法入境者出沒的位置。

及後,我轉到另一間觀鳥屋繼續鳥攝,見到更多在泥灘上捕撈的非法入境者,先後多達四五個,距離觀鳥屋只有十多呎,你眼望我眼,就滑着離開。我再打水警電話,說來說去,他們也無法掌握我的位置,後來只好用手機地圖顯示了經緯度,把位置告訴他們,耗費了不少時間,幾個非法入境者已揚長而去,轉眼已變成黑點。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