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香港人受到什麼詛咒?

政府放風,若泛民轉軚,支持2017政改方案「袋住先」,2022年特首選舉可以有所鬆動,包括提名委員會人數增加到1600至2000人;四大界別可以重組,例如增加青年組別;出閘的候選人,可由2至3人加到3至4人。但消息人士強調,一半提委提名才可出閘的人大8‧31框架,相信難以改變。

消息傳出,在泛民主派中間引起了陣陣躁動。盛傳被盯緊為撬票對象的泛民中人,被傳媒追訪,問到接受方案的可能性。有泛民更急不及待拋出還價方案,包括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降低特首選舉候選人出閘門檻等等,若政府接受,可以赤膊上陣游說其他泛民接受,更有泛民議員說可考慮把爛橙「袋住先」,到時再看看能否拿回「靚橙」。有成為撬票對象的泛民議員更說,不能把中間方案「一棍打死」。

政府這招「引蛇出洞」,低成本卻能發揮奇效,讓有機會鬆動的泛民,可以事先張揚公開提出轉軚條件,對市民作出期望管理,屆時真的就政府的方案投贊成票,把爛橙「袋住先」,可降低驚嚇震動效果。我相信,政府與泛民互相摸底,已進行了一段頗長的時間。

人大3閘齊落,建制左派,斬釘截鐵,眾口一詞,說8.31決定絕對不能撼動,甚至會成為日後特首選舉的指導模式。話音未落,2022年特首選舉方案又可改變,可見「不可撼動」的說法,只是弄虛作假的政治語言偽術。但消息人士提出的所謂「鬆動」,提委會和出閘候選人數目可以增加,四大界別組成可以改變,統統都是虛的,對選舉結果有實質控制權的候選人出閘門檻,才是實的。只有維持提名委員過半,能夠出閘的候選人數目不管多少,全部保證「愛國愛港」,北京就能牢牢掌握選舉結果,安全系數爆標,絲毫不會出現差錯。

為了把港人的錯誤期望消滅於萌芽狀態,負責政改的官員相繼公開發言,重申「提委過半方能出閘」是不會改變的。其中以譚志源的說法最為經典,他說:「出閘門檻須過半數是來自對《基本法》45條的理解,確保特首候選人獲跨界別支持,不會傾斜商界或民粹,《基本法》45條不變,在2022年或以後,相信這門檻都不會輕率或輕易地作出修改。」再讀三遍,恕我智力低下,無法理解箇中的邏輯。但明顯,這等於叫大家「死咗條心」,不要有不切實際的期望。

被迫身處兩難局面

對個別泛民議員的還價方案,例如2020年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譚志源的回應也相當清楚:「法律程序及政治現實上都不可行」,又明確地說,政改通過的機會「凍過水」,似乎是打定輸數。

政圈一直流傳這樣的詭異說法:最希望政改方案通過的是林鄭月娥,若真能得到這亮麗成績單,就會受到中央青睞,有機會更上層樓,即使與梁振英競逐特首,一人一票勝出的機會,也看高一個層次。最不希望通過政改方案的是梁振英,維持原方案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如果得到中央的祝福,連任的機會極大。更千方百計阻止鬆動方案出台,過半門檻不會改變,功能組別千秋萬代,態度強硬,只是希望刺激泛民否決政改,原地踏步,對梁振英維持權力,更為有利。

當前的政治形勢,就是如此弔詭,否決政改方案,梁振英連任,香港會被蹂躪多5年。通過政改方案,特首會有機會換人做做看,但假普選會代代相傳,永不止息。港人受了什麼詛咒,要被迫身處這種兩難局面?

(samngx123@gmail.com)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