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錦祥:「變相公投」要回答的問題

?

佔領運動(或雨傘運動)過了三十多天,情況仍然膠著,看不到解決的方法。政府(包括香港及中央)以逸待勞,採取拖延戰術,加上人民鬥人民的陰招,今佔領者一時無法打開僵局,各樣的建議紛紛擺上枱面,其中由泛民立法會議員辭職引發補選是近來討論得比較多的議題,倡議者稱之為「變相公投」。

公投的學術定義和實際操作都有比較明確的論述,就是把一些社會或政治的議題交由全體公民投票表決,表決結果的厘定,因議題的重要性可以有不同的門檻,由簡單多數到三份二的絕大多數不一而定,在有公投法的地方都會用法律形式寫得清清楚楚。

香港和中國都沒有公投法,亦沒有定期的公開公平選舉來體現民意 (立法㑹的地區直選因為採用比例代表制,很難用來知道選民的真正取態),如何能準確知道大部分公民的意願變得相當困難,因此就有變相公投的提議,由立法㑹議員的辭職補選給全港選民一個投票表態的機會。

變相公投和正式公投的最大分别是法律基礎和遊戲規則,從而引伸了幾個必須解答的問題。如果這些問題不能完滿解決,那變相公投就是非驢非馬,勞而無功。

 1. 如何定議題?

因為沒有公投法的框架支持,變相公投不能訂出明確的不同意見給選民揀選,補選的投票選擇只是個別候選人,談不上什麼前設的議題,就算候選人有十分明確的立塲,但立塲是整體性的,很難分割,例如某候選人反對人大常委的 8.31 決定,認為要在立法會否決,而另一候選人一樣反對同一決定,但認為要馬上重開五部曲,這些不同的立場是否簡單的一票能分別清楚?而且就算候選人只有單一立場,選民的投票亦可以加入其他的考慮因素,投票是一種間接表態,如瞎子摸象,霧裏看花,每人都可以有不同的結論。如果是多於一個補選空缺,情況就更加複雜,變相公投的結論更是百花齊放了。

2. 如何定輸贏?

公投有一定的遊戲規則來定輸贏,變相公投的遊戲規則就比較含糊了。怎樣才算議題得到民意支持和通過?很多地方的公投有很嚴格的要求,要有超過半數的登記選民參與投票才有效。另外投票可能更要有三份之二的多數讚成才可通過議題。這在香港現今的情況可能嗎?香港歷來立法局(㑹)選舉最高的投票率是2004年的55.6%,其他多是百份之三十至四十。2010年的五區公投投票率是17.1%,是建制派杯葛的結果。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如果今次變相公投建制派一樣冷處理,投票率一定不㑹高,更遑論有50%以上的登記選民㑹投票。就算6.22電子投票的80萬人都出來投票,仍然未過半,反對公投的人便㑹振振有詞地説大部分選民都站在他們那邊,請問如何回答?

 3. 贏了又如何?

在一個沒有民主的地方,當政府完全不把民意當作一回事,獨斷專橫,請問就算議題有全部公民的支持,如何去落實?還不是回到起步點:公民抗命!

變相公投㑹是一場勞而無功的運動,根本改變不了政府的態度,達不到爭取真普選的目的。如果說要把訊息帶入社區,讓羣衆更加了解民主的精神,那現在就可以做,不用等到補選,用投票為籍口。把競選宣傳的人力物力放在公民教育和社區組織,不是更有意義嗎? 如果說變相公投是佔領退場的契機,則更是自欺欺人。退場的理由可以有很多,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來討論。偷換概念,移花接木,君子所不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