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區選須立志破舊立新

傘運三周年,香港特區民主法治倒退,踏入威權時代。如何抗拒從上而下的全面打壓?唯有建立由下而上的社區自決力量。「傘落社區」不是一句空言、口號,用來安撫自己的夢想,而是為民主香港奮鬥的人必須認真實行的工作計劃。這個工作計劃的核心是改造區議會、監察區議會。區議會選舉,甚至比立法會選舉更重要。區議會議席,不應視為立法會選舉的「樁腳」,而是推動社區自決的主體。非建制派在挑選參選人之際,也要以此為原則,這是不問黨派的社區公民約章的一貫精神。

破舊立新,第一要破除舊思維的、以向居民提供個人服務、為爭取選票及對所屬政黨的支持這個策略。我們譏諷建制派的「蛇齋餅糉」手法,其實遠遠低估對方對居民所提供的利益和貼身服務,從長期噓寒問暖到永遠得到官員熱情接待,在資源上在政治上坐享的力量,都不是在野組織所能企及。打「服務居民」牌,非建制派絕非對手。但更重要的是,我認為這是不適當的交易,而且與民主背道而馳。區議會的任務,應是組織社區力量,讓區內公民能充分參與關乎社區公益的政策的施政,令居民透過區議會監察政府,促進政府與區內公民共議,善用議會資源推動目標。

我們應發動每一區仍然潛伏的年輕、在職、專業、退休、主婦等等力量;我們關注的核心議題,應是當區的土地、規劃、環境、公共空間、建築物及樹木、道路和交通的安全、歷史及文化面貌——這些屬於整個社區的資產,也是這個社區的身分認同。這才是只有非建制派才能發揮的功能,敢站在居民立場,既能對政府持獨立、批判目光,亦能與政府溝通、合作。改善社區內居民得到的服務,我們要做的不是以個人或政黨填補政府服務的不足或欠缺,而是要促成改善政策、政府施政、對非政府組織提供所需資源,令公民享有他們應得的服務。

這是一套政策大綱,也是一套理念:實踐「傘落社區」、「命運自決,由社區開始」的初衷。我個人相信,要改變區選命運,這是唯一的方針。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