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憲制拉布權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擬限制辯論時段,稱終院裁決說明主席有權剪布,議員「沒有憲制拉布權」。真是失禮兼荒唐。

先不論終院有沒有說過「議員沒有憲制拉布權」(事實上是沒有),這個說法本身已大有問題。所謂「拉布」,其實是利用《議事規則》容許的方法,拖延或阻止議會某些事務的進度。不符合《議事規則》的做法,根本無法進行。《基本法》之下,立法會有權自行制定《議事規則》,立法會的職能與事務,透過《議事規則》履行。《基本法》和《議事規則》都沒有「拉布」這個名詞。裁定議員有沒有權「拉布」,莫名其妙。下級法院在《梁國雄案》若有謂「議員無權拉布」,那也是法庭不夠慎重,立法會主席不應重複。

至於主席剪布是否合法,終院根本不是為立法會主席撐腰,不是說主席有權任意剪布,怎樣剪、幾時剪都是合法,而是說,主席剪布的對錯,不是法庭的事,而是政治責任的問題。三權分立,法庭尊重立法會在《基本法》之下的獨立自主,立法會的會議程序及內部事務,應由立法會按其規則及習慣,自行處理,自己向社會負責。但這不等於立法會主席權力可任意行使。任何民主議會,都須訂立傳統習慣,自我約束。倚仗法庭為濫用權力撐腰,真是莫大諷刺。所以說「禮不下庶人」,這種主席思維就是「庶人」,只知刑,不知禮。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