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上法庭

梁振英身邊的打手紅人在專欄為發律師信解畫,稱梁振英不輕易向媒體發律師信,今次是「非不得已」。更稱梁振英「不打沒把握的仗」「據說之前曾諮詢過資深法律專家,覺得贏面非常高才出手。開弓沒有回頭箭」。

這又是典型的梁氏式語言偽術。梁特發律師信給媒體可能真的次數不多,但發警告信給傳媒、評論員、專欄作家,就不計其數。不但兇神惡煞,更會喊打喊殺,結尾例牌「會保留一切法律追究的權利」。這不是律師信,而是恐嚇信,分分鐘嚇破膽,其震懾作用,比律師信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紅人打手謂「開弓沒有回頭箭」,實在把話說得太死了。以往發出的律師信警告信,有沒有私下進行的講數調解,我不得而知,但到現時為止,卻沒有一宗見諸法庭。我倒希望就UGL 5000萬港元的貪污醜聞,梁振英為了還自己一個清白,真的把《蘋果》告上法庭,抖出更多鮮為人知的內幕,我相信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包括當事人《蘋果》都求之不得。

梁振英發出這些律師信,目的昭然若揭,當然就是要批評者收聲。今次更要《蘋果》不得刊登對梁振英貪污指控的新聞,大大越過新聞自由的底線,把香港推向獨裁社會的邊緣。

香港沒有新聞審查,媒體報什麼不報什麼,有完全的編輯自主。錯了,你可以澄清,可以駁斥,可以打筆戰,甚或可以告上法庭控以誹謗,但從未聽過禁止媒體報道某個新聞。

廉署發生大地震,可能涉及UGL事件查與不查的激烈角力。但據了解,UGL還未撤案,調查仍未終局。如果調查有任何進展而傳媒又收到可靠獨家消息,難道都不可以報嗎?

梁振英多次向媒體發出律師信警告信,目的是要向批評者產生震懾作用,有人說梁振英效法李光耀,想將香港變成新加坡,用誹謗打擊政敵,搞到對手傾家蕩產,喪失參選資格,甚至被迫流亡海外,遠走他方。

我不知梁特有沒有這種歪心,只知道他還沒有這種隻手遮天的能力。雖然愈來愈多報紙靠邊轉[車太]成為建制喉舌,但網絡世界無限大,還未被管死,要禁絕異見難若登天。法庭暫時還不是梁特開的,要全面控制法官的判決,仍未可能。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