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嶽:跨越種族職業界線 人人共享平等

每年的12月18日是國際移工日(International Migrants’ Day),是聯合國於1990年訂定,藉此肯定全球移工的努力付出、貢獻及權益,並呼籲各國及相關組織關注移工的權利和自由。

所謂「移工」,即是移徙工人,他們都是漂洋過海,寄居他鄉工作的人。隨着全球一體化,移工的數目日益增長。根據聯合國數字,現時全球的移徙人數達2億3200萬,而近一半為女性。

香港自1970年代輸入外籍家庭傭工,在過去數十年,香港經濟迅速發展,外籍家庭傭工的數目亦不斷增加。截至2013年底,香港有近33萬名外籍家庭傭工,當中51%為菲律賓裔,46%為印尼裔,其餘少數來自南亞及東南亞國家如泰國、孟加拉等。有說法指,香港每8個家庭中便有一個聘用外傭。這些傭工為了改善生計而離鄉別井,來到香港工作。他們為僱主料理家務,照顧長幼,釋放了家庭照顧者特別是婦女的勞動力,讓他們可在職場上發揮專長,外籍家庭傭工對香港的社會以及經濟可說有着重要的貢獻。

事實上,外籍家庭傭工照顧僱主及其家人起居,關係密切,雖不至於唇齒相依,但雙方理應互相尊重和諒解。但是外籍家庭傭工遭到剝削及不公平待遇的事還是常有聽聞,例如工時過長,不准放假又或剋扣工資。

最近平機會公布「職場性騷擾及歧視——外籍家庭傭工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6.5%的受訪外籍家庭傭工在調查進行前的12個月內,指稱曾在工作時或與工作相關的情况下受到性騷擾。而被指稱的騷擾者當中,最常見的是男僱主(33%)和女僱主(29%),其次是「居於同一居所的人士」(20%)。

根據現行條列,外傭須於合約內訂明的僱主地址中工作和居住,基於香港普遍狹窄的家居環境,很多時外傭的居住環境都缺乏私隱,亦因此他們難以逃避性騷擾,有些甚至長期被侵犯。雖然《性別歧視條例》保障外籍家庭傭工免受僱主性騷擾,亦保障他們免受居於同一居所的僱主家庭成員和親屬性騷擾,但由於害怕失去工作,受性騷擾的外傭往往不會舉報。調查的結果便顯示,面對性騷擾,23%的受害者沒有作出任何行動。

外籍家庭傭工害怕失去工作,除了是因家庭及經濟負擔外,亦因為他們當中不少是欠下中介公司龐大費用,甚至被迫借貸或遭違法扣糧。根據現行條例,一旦外傭被終止合約,他們必須在兩星期內離開香港,除非他們能在這段期間找到新僱主,但在這麼短的時間覓得新僱主是近乎不可能的,亦即變相他們別無選擇要離開,因而無法償還中介公司的債務。

 政府僱主相關組織皆有責

較早前立法會便曾討論中介公司的角色及作用,對於中介公司的剝削行為,有議員認為當局應收緊發牌,加強監管。平機會認為無論政府、僱主又或相關組織,皆有責任保障外籍家庭傭工的勞工權益,並為他們提供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至於普羅市民,亦應對外籍家庭傭工予以尊重及平等對待。根據平機會的調查,除了性騷擾以外,12%的受訪外籍家庭傭工曾在工作場所遇到其他種類的歧視和騷擾,當中最常見的是種族歧視。過往便曾有報道,有大廈向周日到訪的外傭收取數元「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