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力量:從《親親我好媽》到《迷》的母女情的Stereotype

「男兒有淚不輕彈」?

看著《親親我好媽》,江美儀飾演的虎媽,晉升「直昇機家長」(Helicopter Parents)廿四小時全天候監控大女兒嚴茜瑜(江嘉敏飾)而導致母女決裂,茜瑜不認繼母的她;當兩母女喪哭的時候……我會相信女人是水造的。

然後再看《迷》,田蕊妮飾演的「鏟雪機家長」(Snowplow Parents)為唯一女兒倪樂兒(簡淑兒飾)事事打拼,為金錢而「開着噴射機引擎的攻擊型號」(Jet-powered turbo attack model)不停地幫孩子除去前方障礙;結果弄巧反拙母女反目成仇;當兩母女喪哭互罵及至女死去母哀悼的時候……我更相信女人淚水的力量。

但為何「男兒有淚不輕彈」?尤其在傳統的社會「Stereotype」之中?

從林語堂《看電影流淚》到看電視流淚?

幽默大師林語堂有文《看電影流淚》,其中一段說道如下:

「“你流淚了嗎?”當我們看過了《孤星淚》這部電影,從南京大戲院裡出來的時候,我的妻子問我道。“我當然流淚的咯!”我說道。“凡是看了那個打動我們全部情感的偉大小說而不流淚的,便算不得是一個有充分人性的人,是嗎?”」

同樣地,當我看著《親親我好媽》,又或《迷》,兩母女反目成仇、大哭大喊的時候,我也為劇集中的人物而流下淚來!儘管人們以為電視劇集又怎可以媲美《孤星淚》?儘管我是男兒身而居然會為「師奶劇」所感動?

李昂:「希望有一點多愁善感」

台灣著名女作家李昂為漫畫大師蔡志忠《宋詞說》寫序文《希望有一點多愁善感》,其中說道:「現代生活是以抹平掉許多細微的感覺,使心都變得粗糙了……」

試問,在一個光影像橫行的YouTube化世代中,究竟有幾人會拾起書本來看,並為其中文字的描摹而哭泣落淚?又有誰會為沈三白的《浮生六記:卷三坎坷記愁》而跟作者一起大哭大喊?於是,在某程度而言,電視劇集如上兩套者,以光影像媒體來負擔起疏導人情人心的角色,讓人流一點點兒淚是好事!

誠如林語堂所言:「因為我們在未有理智之前本是動物,而流一點眼淚,不論是寬恕的淚,可憐的淚,或因真正的美而感到歡喜的淚,對於他總是有一點好處的。」

可惜網民只讚她們演技好

好可惜,《親親我好媽》及《迷》的兩對母女,只被人們大讚演技好,力推做視后……問題重點是網民也好、觀眾也好,你們有為此劇集內容及演員出色表現而落淚哭泣嘛?

當現實教我們麻木不仁的時候,當社會逼迫我們步向瘋狂之前;因為看到上述劇集的劇情而被演員所感動流出了一點點兒淚來,也會好比做運動出一身汗的效用!

尤其,今天又有幾多人會為 「黛玉葬花」、「孔明燈滅」、「悟空落難」及「逼上梁山」而感動氣憤哽咽呢?

男兒有淚不輕彈,怎會看劇落淚來?只因社會有制約:Stereotype與麻木!停下暫借問一句,上次哭泣落淚是何時?

延伸閱讀:

KOTTLER, JEFFREY A.著,莊安祺譯,《聽眼淚說話》,台北,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0。

文:餘暉

圖片為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