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書

書展人頭湧湧,在公共地方,卻愈來愈少看到人一書在手。香港的讀書風氣本來不盛,加上今天人人手提電話不離手,實體書更加無處容身。

科技發達不過是藉口,香港人不愛看書才是主因。其他文明社會,台灣、日本以至很多歐美國家,論手提電話普及率,比香港只有過之而無不及,看看他們的國民,在公共場所,還是經常與書為伍。

雖說是老生常談,還是與教育攸關。

孩子讀的學校,老師不斷強調,除了讓他們玩得開心,最重要培養他們看書的興趣,這也是大部分國際學校的宗旨,只要喜歡看書,一生受用不盡。

香港的大中小學教育,從來沒有真正培養學生讀書的興趣,一切都是從實利出發。讀書,為了考試,考試,為了升級,升級,為了入名校,入名校,為了將來搵好工、賺大錢,而好工只有幾種,三司一醫,成功也只有一種,有樓有車有錢。

從小至大,學生不會被鼓勵為興趣而看書,所有與考試無關的書,都被歸類為「閒書」。與其看《神鵰俠侶》,不如多讀幾本會考神算;與其看Steve Jobs的傳記,不如參考坊間名校指南,更加勵志。

不少學生畢業了,他們就覺得「我終於讀完書了!」脫離苦海,擺脫讀書壓力,不要說終生學習,連看書的興趣也沒有,或者不曾有過。畢業了,只想早早遠離書本。

書是因為考試要看的,科目是因為父母要讀的,這就是不少年輕人,到了大學畢業一刻,依然無所適從、沒有方向的原因。

[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

原文載於2016723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