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道牆以外:同情鄭經翰為「公義」發聲

鄭經翰早前刊登文章《短視政客趕絕田灣國際學校》,指原計劃改建作國際學校的田灣商場被政客趕絕,鄰避症候群擴張令香港營商環境轉差。文章一出,隨即惹來各方口誅筆伐,質疑以反領匯出名的鄭經翰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竟然為領展已出售物業發聲。筆者在此撰文對大班予以同情,並想作出補充。

大班文中著力為校方重申,辦學團體其實已經盡量回應各方訴求,將量將學校對社區影響降低,並積極開放學校設施供當區居民使用,可惜依然遭受短視政客堅決反對,學校最後因爲反對聲音,原定9月開學的計劃被迫擱置。有報導指校方經已與田灣商場新業主佛山順聯集團簽訂十五年租約,如今開學無期,損失難以估計。

坊間誤會大班敵視一眾以香港眾志為首的區內領袖,其實兩者之間本無仇怨而且關係微妙。鄭經翰創辦電台D100,以「行公義、好憐憫」為旨。當年學民思潮聲勢如日中天,大班為一眾學子提供發聲平台,直至今天的眾志亦然。對於香港眾志的艱澀理念得以在群眾中萌芽,在政壇中的光環擦得又光又亮,D100實是功不可沒。可是近年眾志以反對建校為題在田灣區內打響名堂,大班眼見其組織在事件中取態不公,國際學校身陷絕境,毅然奮袂而起,為其維航。此等高尚情操令人欽敬,無愧「行公義、好憐憫」之名。

昔日背負千夫所指,高舉反對領匯旗幟,而今日的領展既已變賣資產,新業主佛山順聯集團所有商業決定皆屬合法謀利。大班創辦電台D100,營運成本所費不菲,所背負的責任更是需要勇氣去承擔。你家後園的狹隘私利,怎及得上國際學校帶來的裨益?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