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陳新滋校長: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可貴

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陳新滋校長接受《now新聞》訪問時表示學生的「無謂」爭取會影響民主進程。筆者真的覺得很失望,大家還記得較早前浸大爭取IVE前李惠利分校地皮作中醫醫院發展時發起的運動嗎?陳校長難道忘了當時的雄心壯志,忘了當時怎樣代表浸大跟政府周旋嗎?如果當日有人跟陳校長說他的抗爭是無謂的,繼續下去恐怕影響浸大未來發展,何不慢慢等政府安排最適合的時機,用大西北的地皮發展中醫醫院,不知陳校長又是否會接納?

人生在世,如果每樣事情都暗暗為自己設了限,甘願在別人為自己圈好的地方中發展,又如何能作出個人突破呢?個人發展尚且如此,何況是關乎整個香港700萬人的民主普選路呢?香港市民,不論階層,如果明知政府、當權者的方向有誤,未能帶領人民走向真普選,難道又應該時時刻刻為當權者想好借口安撫自己,然後又繼續無了期地等待嗎?學生在社運的角色從來都不是被動的,香港的學生就香港現在最重要的議題發聲、抗議,其實是最自然不過的事,身為大學校長,居然公開表示學生的爭取是「無謂」的,而不談論學生所爭取的真民主、真普選是如何擲地有聲,陳校長有何面目面對一眾學生、校友呢?

何謂無謂的爭取?我相信陳校長的意思是大人的決定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的,所以現在的爭取將未能獲得即時的效果(即大人不會收回831決定)。不過,未能帶來即時效果的爭取不一定是無謂的,正所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如果香港人有決心要爭取真民主真普選,就必定要明確地為此目標發聲,同時讓中央政府知道我們的不會作出讓步。即使中央政府的聲音如何強大,如果民間不能持續地回應,爭取很快就會變成小眾的事情,漸漸地政府就能以其他看似同樣重要的議題(例如經濟發展、科技發展)掩蓋人民政治上的真正需要。再者,觀望歷史上那些多不勝數的例子,我們知道「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最終結果,是有可能導致政府讓步,從而真正回應人民需求,並帶動社會的進步。這些例子包括婦女爭取平等地位,小至跑馬拉松的資格,大至公民投票權;黑人在美國爭取平權;澳洲原住民就失竊的一代爭取澳洲政府道歉等,他們所爭取的東西,在當時的社會意識形態來說,都是不能即時「一步到位」、沒有即時效果的,但他們的爭取絶不無謂,就是他們多年來堅持爭取,才會使當權者讓步(或者是當權者不得不讓步),從而改變整個社會的意識形態。

在華人社會,我們很多時都對當權者太體諒,而冷待受壓者。當政府缺乏勇氣為人民爭取已經持續爭取超過17年的普選時,居然有無數學者搶著衝出來為政府辯護,但面對受壓者時就叫他們包容,其實他們方向完全錯誤。政府的責任是對人民負責,我們應該著力鞭策當權者而為人民發聲。在此,我真的要跟陳校長說一句,學生能夠認清公義,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地持續爭取,其實是香港還算可貴的地方。

野茶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