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二十年:歌德與批判

回歸二十年在即,大肆唱好一國兩制的言論此起彼落。誠然,相對於不少地方,香港仍是一個相對自由和開放的城市,但這是否等於一國兩制已成功落實,甚至是取得空前成果的偉大事業?一個不懂得自我批判,只懂陶醉於歌功頌德的政權是沒有前途。

九七年樓價高企,二十年後樓價比九七年高近一倍,貧富懸殊位列世界首位。九七年大部分人對回歸存有期盼,二十年後社會嚴重撕裂,政府用人唯親,社會愈趨不公平,中央駐港機構則事事插手。社會核心價值逐漸褪色,移民潮再現,九七前的移民是出於對未來不可知的擔心,現在的移民卻是對未來可知的死心。回歸初期大家相信基本法保障香港的人身自由,內地的執法人員不會在港執法。二十年後,李波在香港被失踪,中央政府至今仍沒任何交代,高叫一國兩制成功落實的人似乎已忘記了李波、桂民海和肖建華,但忘記了便等於沒有發生和不會再發生嗎?二十年來,第一任特首腳痛下台、第二任特首鋃鐺入獄、第三任特首弄到民怨沸騰、第四任特首組班困難重重,這就是成功落實一國兩制?

居港權案政府沒好好設想如何有秩序落實終審法院的判決,只懂尋求釋法,阻止內地兒童來港,幾年後卻因出生率下降而要殺校。人口結構和老化並非一朝一夕的事,當日若能從人口政策考慮問題,釋法可能可以避免。曾蔭權接替董建華餘下任期是否屬一屆任期只會影響他一人,而且影響只會在七年後他打算爭取第三次連任才會出現,這個問題有什麼急切性不能由香港法院決定而要人大釋法?梁游案件,法院宣判在即,為何人大常委會要趕在星期日開會,搶閘在法院判決前對法院要處理的問題釋法?

張浚生問,訂立法律的人解釋法律有何問題?問題正在於他看不到有何問題!他抱怨二十年人心沒回歸是因為有些人被洗腦,是國民教育做得不好!但他又可曾想過,富甲一方的暴發戶未能贏得女子的芳心,是因為女子更重視的是他的言行、處事的態度和價值觀;是他那種對權力的驕橫、對自由的恐懼和不容異見的心胸令她失望!

文:陳文敏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