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貪婪而出走?國際社會應如何回應難民問題

近日「中東難民問題」成為新聞焦點;連平日一般只集中討論本地或兩岸新聞「茶餐廳龍門陣」,都加入了些國際元素,加入難民問題的討論;然而,不少人對講到此話題,都是皺著眉:「開放邊境,咪吸引更多難民入去囉。」彷彿全天下的難民都是因為貪心而想去別國爭資源。

離開自己家園,真是件輕易的事?事實上「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中東 (包括敍利亞、伊拉克等國)的難民逃難到歐洲幾乎是死亡之旅 – 付出高昂的偷渡費,登上擁擠和衛生惡劣的船,開始抵受飢餓、疾病和不可預測的天氣,直到上岸 – 那是,如果他們能捱到上岸那一刻的話,如果有國家讓他們上岸的話。

偷渡的過程縱是如此危險艱辛,然而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賭上自己的性命,離開家園。到底是甚麼原因驅使他們就算要冒這樣的險都要離開自己的家鄉?

我們以敍利亞為例:自2011年起,敘利亞局勢動蕩,隨着多方先後加入戰事,迄今估計已造成超過二十二萬人死亡,七百六十萬人在敘國境內流離失所,另有四百萬名境外難民。此外,聯合國估算這四年間戰爭已造成起過二萬億美金經濟損失,全國八成人口貧窮,其中三成更是極度貧窮。敘利亞問題獨立國際調查委員會指出,各方殺戮、折磨、強姦和強行帶走平民的情況普遍,某些媒體更指責親政府軍使用沙林毒氣化學武器作戰,對平民造成影響。

平民一直用其雙手默默耕耘支持國家的發展,在面對戰爭和危害時,手無寸鐵的他們往往是戰爭中最脆弱的一群;有研究指出,平民佔戰爭中整體傷亡率達八成 [1]。而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以及其基本人權 (例如教育和安身之所等),是每一個國家最基本最基本的責任,而這些都必須透過各國政府立法或執行政策才能保障和實現;可是當一個國家的政府不能為人民提供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和人權保障,甚至是主動向他們施暴時,人民就別無選擇,只能冒死逃離,而成了「難民」 – 顧名思義,是受到苦難而被迫逃離自己家園的人民。

這些難民得不到自己原屬國家的保障時,他們憑匹夫之力又能如何保障人身安全和人權?這時候,世界上其他的國家就應恰盡其份,為這些流離失所的難民提供基本的人身安全和基本人權保障,這是聯合國一些保護難民的條款或公約的由來。現時,國際間存在着許多保護難民的公約,明文規定所有國家政府對難民必須承擔的義務,其中最為直接的,莫過於《難民地位公約》與《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前者確立了國家在國內外的難民問題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並鼓勵政府相互協作,保護這些流離失所的難民的基本人權;後者則規範了政府提供庇護的標準。此外,《世界人權宣言》及《歐洲人權公約》亦確保在國家行政管轄權內的所有人 (包括難民),能夠享有生命權和免受迫害的權利。

現時全球已有超過140個國家是《難民地位公約》的締約國,包括歐洲多國、美國、中國等,他們要為難民提供保障,責無旁貸;大家簽署締約時都開心地戴上了光環,然而當切身面對難民問題要「找數」時,這些國家都用上不同的方法去逃避應盡之責;最明顯的是歐美國家的新聞,包括BBC等都用上「移民」(migrant)而非「難民」(refugee),再加上一些「專題故事」,寫到難民純粹為了想「搵份好啲既工」而「移居」他方,目的是希望透過將難民定性為移民,而逃避遵守《難民地位公約》的責任。更心寒的是遠在香港的免費電視新聞居然也採用「移民」為敍利亞難民定性,難道是為同樣有簽署《難民地位公約》的中國打定個底以便走數?

如欲了解更多人權議題,可參考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網頁:http://www.amnesty.org.hk/web/

註釋及參考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