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隊訪港 修正「金牌策略」?

國家隊精英運動員代表團將於今天起訪港3天,並在明天「兵分三路」跟市民會面。除了一眾奪金健兒外,隨團亦有一些沒有於里約奧運摘金的「人氣明星」——以豐富面部表情迷倒不少觀眾的女子100米背泳季軍傅園慧,在羽毛球男單四強中負於「宿敵兼摯友」、馬來西亞華裔球手李宗偉的林丹,以及男子短跑100米接力第4名的蘇炳添。

自2004年雅典奧運起,國家隊奧運金牌運動員代表團均於賽事後集體訪港。2003年是爆發七一大遊行之年,亦是北京改變對香港「積極不干預」政策的轉捩點。碰巧的是,每次金牌運動員訪港後不久,大約都是香港9月立法會選戰的時刻。大家大概都不會純粹因為健兒們的風采英姿而改變投票意向;不過,一大班奧運金牌得主兼體育明星駕臨出訪、大展身手,一舉手一投足都成為媒體及公眾的話題,自然暫時會佔據整個社會的注意力。

這些俗稱的「大龍鳳」,跟傳播學上的「媒體事件」不謀而合。「媒體事件」,是指一些讓整個社會高度集中注意力的事件,以至連一些平時很少「過問世事」的人,也被社會氣氛動員起來關心這事的社會現象。「媒體事件」一般來說都是事前計劃,而且富有相當的文化意義。政商元首的一些「破格」訪問(例如敵對國之間的互訪、超級富豪「落區」探貧民等)、王室大婚,以至是奧運會本身,都是「媒體事件」的例子。

此外,由於相關事件一般都較為隆重,未必人人能親眼見證,大眾於是會透過媒體直播,得到一種親身感受的現場感。這種恍如整體社會一起親眼見證的過程,往往會產生無比的凝聚力、投入感,以至大大釋放了個人內心的情緒。當中國女排在最後、最緊張的一刻來個「快攻」擊敗塞爾維亞隊時,相信不少看直播的觀眾都百感交集。這從社交媒體上立即出現「洗版式」的感言,足見一斑。

故此雖說體育精神不應為政治左右,但當競技場上比賽的感染力,透過媒體直播讓廣大社會一起見證時,則很難跟民族情感、地區歸屬感,以至是明星效應等強烈情緒劃清界線。奧運健兒訪港,當然不及他們比賽時這麼讓社會緊張;然而,當他們的風采吸引了社會的注意力,而且透過媒體直播讓大眾「親眼」目睹他們一舉一動時,訪港團的行程亦不失為一次富有豐富文化意義的「媒體事件」。

多了「獎牌以外」的臉孔

過往幾屆的奧運健兒訪港,主旋律都集中於金牌。金牌最主要的文化意義在於「贏」——成功打遍天下好手,實力天下第一。不過在是次奧運會中,卻出現不少「輸得漂亮」的感人場面。傅園慧真摰稚氣地為銅牌而感恩;林丹跟李宗偉識英雄重英雄;蘇炳添雖無獎牌,但已跑出中國佳績。過往,社會聚焦於金牌得主,「贏家為大」;然而在今屆奧運,人們頗為熱烈地討論「落敗者的風采」。後者的「感動位」,有時反而較「贏金牌」的英雄感更惹人共鳴。今次國家隊精英運動員訪港,多了一些「獎牌以外」的臉孔。這跟人們對比賽輸贏的感覺和風評有所轉變,不謀而合。

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助理教授

原文載於2016827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