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旗下的蛋

昨日,特首梁振英與公民黨的陳家洛因國旗鬧得不快。筆者對國旗亦有一些體會。

以前在內地採訪,曾經做過不少與國旗有關的故事,包括在冬雪中採訪天安門國旗護衛隊凌晨起的地獄式訓練。他們除了練出一致的隊形和響亮的正步外,還可以腳纒沙包、腰背插木架、頭頂磚頭、「不水不尿」地站立數小時。而升旗手更要每天揮動17平方米的國旗和啞鈴數千次,務求令五星紅旗以最筆挺的狀態扔出、升起,展示國威。在北京奧運時,看着中國健兒在鳥巢賽道披上國旗繞場,迎接觀眾喝采;在汶川大地震時,當救援通道未打通,家長看着國旗插在學校的瓦礫上飄揚,他們似有所盼,等待着奇迹和公義的出現。

可是,當這些國旗片段出街,坊間的反應卻不一。有人看了升旗部隊的報道,認為這能激發民族自豪感和反映國力,但亦有人指當時前不久才有武警在新疆毆打香港記者,和六四周年紀念解放軍屠城的回憶,升旗部隊勾起港人反感的聯想;汶川地震廢墟中的國旗既反映國難當前萬眾一心的團結,但同時亦揭示政府為了維穩,包庇豆腐渣工程、打壓家長、背棄「嚴肅查處絕不姑息」承諾的虛偽,正義得不到伸張。

這面國旗能否讓香港人感到自豪,不單單在於這個國家是否富有、硬件是否金碧煇煌、軍力是否強大、態度是否霸氣,更重要的,是在於這個國家有沒有道德文明的力量?是否有法治、有制度、講道理、保護人權、尊重弱小、表裏一致?

事實上,回歸近20年來,港人對國旗的印象並不怎麼正面。根據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香港人的身分與國家認同」追蹤研究,對國旗感自豪的人,由1996年的30.6%升至2008年高峰的53.4%再跌回2014年的29.5%;而對國旗感抗拒的,由1996年的6.6%上升至2014年的13.7%。換句話說,20年來,對國旗感自豪的人微跌,但抗拒的人倍升,這與回歸以來翻了10倍有多的中國經濟實力並不相乎——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1997年中國GDP(本地生產總值)有9600多億美元,2015年已達11萬億美元,增幅10倍有多!

中國愈來愈富有和強大,但為何香港人對國旗觀感卻沒有明顯改善?中國到底做了些什麼行為來抵消正面形象?為何這些行為的破壞力那麼強,力毁萬金?如果知道自己的行為令人反感,為何有關方面不誠心改進,反而變本加厲?

在這面國旗下,一些大陸化的做法驟然襲港,包括西九故宮館的背離常規和黑廂作業、青少年軍獲「特殊照顧」批地和撥款、銅鑼灣書店案的踐踏法治和人權等等。站在國旗下,人們應該反思,到底香港的核心價值是受到了保護,還是備受摧殘?而國旗上4粒小星的人民階級,到底是活得更有尊嚴,還是歷盡各種磨難?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