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歌奏起時 我們心在何方?

一個國家的國歌,傳播了國家民族的精神面貌,亦承載了國家民族的集體理念、認同感和愛國感情。《義勇軍進行曲》在國內奏起時,總是激動人心;但是在香港奏起時,港人的心又在何方?

「國家」是一個概念,是一個看不到、聽不見、摸不到的非實體概念,故此需要為「國家」這個概念注入具體化的內容,為抽象的國民價值觀、歷史和集體憧憬提供一個具有強力象徵意義的符號,成為國民表達集體認同感的載體。這是國旗、國徽、國歌所扮演的重要功用。在這個功能上,國歌遠較國旗和國徽有效,因為前者只可遠觀,唯獨國歌可以讓全體國民傾注感情,一起高歌。是看得到、聽得到、唱得到的高度參與性載體。

國歌是國民表達集體認同感的載體

國歌除了有令人奮進的旋律之外,通常更有慷慨激昂的歌詞,把國家的苦難和驕傲,變成觸動人心的內涵 。有了豐富的歌詞,國歌可以在不同場合,觸發不同的內心反應,鼓動集體行動。

社會科學和傳播學在「身分認同」的議題上作了不少研究,但對國歌的傳播和承載功能,鮮有論述。這是一項對香港尤為值得探討的議題,因為國歌的功能並非本身自動存在,而是要受眾經過一個社會教化過程,才能內化對國歌的體會。大部分港人,並沒有經歷這個社會教化過程。

國歌具有相當的排他性

國歌因為具備強烈的國民身分認同作用,故此必定具有相當的排他性。大部分國家的國歌都明示或暗示「我們」和「他們」之分。《義勇軍進行曲》之中,就三次用了「我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以及「我們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如果在演奏國歌時的受眾,沒有認同自己是「我們萬眾一心」的一分子,那當然就談不上產生內心的共鳴。

香港球迷月初在世界盃外圍賽時對國歌發出噓聲,是表達他們不認同自己是國歌裏面「我們」一分子,還是表達對中央和特區政府不滿,或是兩者均是呢?

對國內同胞來說,香港球迷噓國歌的行為,反映了大逆不道的奴隸心態。本港主流民意也不認同噓國歌。但對小部分沉迷於本土意識的人士來說,這並沒有什麼大不了。此類行為,外國也時有發生;不但是球迷,連球員也有在奏國歌時轉身背向國旗。美國是對國歌非常重視的國家,但2006年一項大型民意調查發現有38%受訪者不曉得美國國歌的歌名,而表示不知道國歌歌詞的受訪者,更多達61%。相對香港來說,18年前還在聽《天佑女王》的港人,今天大部分都能將《義勇軍進行曲》琅琅上口,這不算太差。

要了解國歌的社會功用,可以套用「社會身分認同」作為理論基礎。這項理論建基於人類是社會動物,並定必會作為不同社會組合的成員,這些組合可以是基於國籍、族群、宗教、專業等。故此每一個人除了有個人的身分之外,亦會有社會身分。如果屬於某個社會組合的身分有助於提升自豪感,那當然會被珍惜;反之,如果某項身分只帶來負面效益,對該項的身分認同自然會減弱。懷有本土意識的人士自然覺得「中國人」的身分有負於他們,於是有「來生不做中國人」的晦氣。

聽見國歌高奏會否增加受眾對國家的認同?以色列曾經對此進行研究。結果顯示國歌是構建國民身分認同的有效工具。研究亦發現18歲以下年輕人對國歌的情緒反應,與較年長人士的反應有所差異。年長人士聽見國歌而產生的認同感較強,而年輕人所產生的認同感則較弱。其中一個原因是年輕人較喜歡尋找與國家觀念無關的事物,作為認同的對象,例如電影明星、歌星、運動員等。

歷史是令人輾轉低迴的珍貴遺產

香港雖然沒有進行過相同研究,但相信青年人對國歌的情緒反應同樣地會較年長人士弱。青年人自己的解說是:「我們思想自由,沒有歷史的包袱。」

對親歷了那段悲慘歲月的老一輩人士來說,歷史不是包袱,而是令人輾轉低迴的珍貴遺產。我小時候聽家母唱《義勇軍進行曲》時,她總是眼含淚花對我說:那是「10萬青年10萬軍」的年代。我雖然年少不明所以,但亦有時會被她感染得鼻子發酸。今天國家復興,家母唱《義勇軍進行曲》時,同一曲詞同一曲調,但氣概迥然不同,不再含淚,只有意氣高昂。

家母說:《義勇軍進行曲》的作曲家名叫聶耳,有4隻充滿音樂感的耳朵。他死時年僅23歲。

長大後,為了明白家母眼角淚花的含意,我專程前往昆明,不遊滇池、不遊石林,只為在聶耳的青葱墓地憑弔這位天才橫溢而青年早逝的人民音樂家。今年剛巧是《義勇軍進行曲》作曲80周年紀念。但想不到這首感召了全國人民奮起抗日的國家民族之歌,竟然在回歸祖國後的香港被噓。

《義勇軍進行曲》曲詞是由著名作家和詩人田漢所作。家母說,原本的曲詞結尾是:「前進!前進!前進!」但是不斷的「前進」又怎可能突然停止呢?聶耳於是神來一筆,在田漢原詞的三個「前進」之後加了一個「進」字。這個「進」字,讓前進中的音樂旋律突如其來卻又完美無瑕地結束, 並同時使不斷的前進變成永恆。這個「進」字,堪稱中國文字傳播史上最劇烈萬鈞的一個字。

國歌奏起時,港人心在何方?對國家民族的認同,是無法強加於身的。我們的國家就像我們的國歌,需要不斷地重新認識和探索,才能明白我們如何從當年的悲壯,前進到今天的步入興盛。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