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深藍革命

洪秀柱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最大的意義似乎就是,國民黨正在一步步走向深藍化,走到自我毁滅的邊緣——一如2008年之前的陳水扁與民進黨。

然而,2008年之後,當民進黨努力走向中間爭取選票,國民黨卻日益被深藍綁架,以至於到如今這個無可逆轉的地步。

上周日,總統候選人洪秀柱號稱閉關3天,出關之後發表一篇8000字長文〈反省與承擔〉,可以被視為一篇代表深藍觀點的文章。

在這篇被外界譏諷為是「反省別人、別人承擔」的文章中,洪開宗明義表示不明白為何馬英九的民調會低於貪腐的阿扁,並說這是社會毫無公義。此外,她先感慨「由於我們沒有處理好國家認同、身分認同與兩岸關係何去何從的大問題,以至讓政客們得以任意煽動人民的情緒?」但接着馬上說李登輝曾用血書效忠日本皇軍,並在幾天前公開表示他效忠的原來是日本;然後又指控蔡英文把黑手伸進高中校園,操縱高中生反課綱,「希望踩着血迹來擴大戰果」。

這樣的論述是嚴重的扭曲——李登輝說的不是他現在效忠日本,而是說他在殖民時期作為日本皇軍時,日本是他的祖國(當然李的言論有許多問題,如對日本殖民主義欠缺反省)。反課綱的高中生也的確不是民進黨所操控。洪的說法只是惡劣的抹黑,是她自己批評的「任意煽動人民的情緒」。

洪成總統候選人 代表國民黨質變

洪秀柱之所以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並不是出自一個真空的脈絡,而是代表國民黨的質變。

當李登輝在2000年離開國民黨之後,國民黨的權力核心就回到早前以比較強烈中國情懷的外省政治精英作為核心。2008年之後,除了馬英九,國民黨的明星是胡志強、郝龍斌、朱立倫,而馬英九和本土派代表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更是公開權力鬥爭。

此前台灣爭議甚烈的課綱微調,也是馬英九讓最深藍代表的學者王曉波(此人甚至在幾天前去參與9.3的北京閱兵)來主導課綱調整。所謂「微調」只是大中華意識形態保衛戰的障眼法修辭,事實上是要透過教育體制在國家認同問題上「再中國化」,然後迫使教育部、國民黨立院黨團和全民接受。

洪秀柱的參選總統也是深深負有使命感的——她未必覺得自己最終會贏,但她意圖把國民黨拉回正統的深藍路線。於是課綱這樣一個意識形態濃厚的戰場,就成為洪秀柱最好的政治武器(歷史科課綱審定委員張亞中教授同時也是洪秀柱的重要幕僚)。洪曾對蔡英文喊話,如果不支持教育部的課綱版本,就表示你支持台獨。這顯示,他們唯一在乎的就是統獨大義。

時代不同 只有深藍有戰鬥力

在去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中,連勝文也試圖掀起統獨標籤大戰,結果是自己嚴重內傷。洪秀柱如今重蹈覆轍,只會是站在輸的那邊。畢竟,至少從1999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以來,民進黨的「台獨」立場其實就是維持事實現狀的立場——承認中華民國,並認為中華民國在台灣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國家。這也是大多數台灣民眾的立場,且大家也不希望繼續看到選舉的統獨口水。

20年前的1994年,新黨趙少康也把台北市長選戰操作成「保衛中華民國」,這在政治邏輯上或許還有點道理:畢竟那時「台獨」對大多數的人還是陌生或者禁忌的概念,所以這個修辭可以動員焦慮或恐懼。

但如今時代不同了。如果上次大選,兩岸因素仍然對國民黨是優勢,那麼經過太陽花學運之後氣氛逆轉,愈來愈多人對所謂中國因素產生疑慮,國民黨與北京的友好反而從正面轉為負面因素,因此蔡英文只需要輕鬆提出「維持現狀」。一旦情勢逆轉至此,一個意識形態保守、形象老舊陳腐的國民黨又沒有任何其他牌可以打,只能走向衰敗。面對這樣的困局,只有深藍尚有強大的戰鬥力,要為了他們的民族大義而戰,因此課綱微調和統獨泥巴戰成為他們的困獸之鬥。

老朽政黨的新挑戰

替他們哀傷的是,這些奮力的掙扎已然太遲了,因為歷史的陰影已經籠罩在他們頭上,畢竟台灣意識已經是主流意識,大多數選民並不在乎,也不想看見這些意識形態濃厚的指控和抹黑。

眼前局勢是,國民黨如果仍是洪秀柱參選到底,那國民黨必然大敗,黨主席朱立倫也必然會辭職。沒有「反省」的洪秀柱,只會讓整個黨共同「承擔」惡果。接下來國民黨可能分裂,也可能由本土派的王金平或吳敦義接任主席,也可能洪秀柱回去選黨主席。無論如何,這都將是這個老朽政黨的新挑戰,會是一場腥風血雨的激烈鬥爭。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