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比較研究中看香港新聞工作者的自主程度

過去十幾年來,傳播學領域中多了不少大規模的跨國比較研究。這部分地跟通訊科技發達有關:在未有互聯網之前,幾十個國家的學者要連繫起來就一個課題進行研究,應該難過登天;今時今日,統籌大規模的比較研究雖然也絕不容易,但至少有可能做到。

大概10年前,德國學者Thomas Hanitzsch等着手進行一個「新聞的世界」(Worlds of Journalism)比較研究。該研究的第一波在2007至2011年於18個國家進行,以問卷調查形式訪問該些國家和地區的專業新聞工作者,以了解他們的專業理念、工作狀况、對行業轉變及前景的看法等。大約3年前左右,他們開始籌備更大規模的第二波研究,香港亦加入到研究範圍之內,由筆者負責。第二波研究的訪問在2013至2015年間進行,到目前為止,有從66個完成了問卷調查工作的國家和地區而來的數據可供分析(註1)。

由於資源所限,在2013年進行調查時,香港部分的研究不能覆蓋所有新聞機構。筆者用的是分層抽樣(stratified sampling)的方式,抽取了2個電台、3個電視台以及5份報章共10個新聞機構作為研究對象,在機構內則以辦公桌為抽樣單位,最後共有471名被訪者。整個比較研究加起來則有27,306名被訪者。

港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排名尾三

系統而深入地分析研究數據可以花上很長時間,但從筆者對數據的初步觀察,其中一些對香港而言較具特殊意義的發現,出現在幾題關於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的問題上。具體地說,調查問到被訪者「在你的工作上,你個人有多大的自由來挑選新聞故事」,在一個5分量表上,5.9%的香港新聞工作者認為自己「沒有自由」,13.2%認為「幾乎沒有自由」,49%認為「有一些自由」,27.2%認為「非常自由」,只有2.5%認為「絕對自由」(餘下為沒有回答)。

另一條題目問被訪者「在決定報道新聞故事的側重點上」有多大自由,12.1%認為「沒有自由」或「幾乎沒有自由」,53.1%認為「有一些自由」,30.6%認為「非常自由」,2.1%認為「絕對自由」。

第3條跟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有關的問題,是被訪者「有多經常參與新聞室或編輯部的管理工作(諸如參加會議)」,回答「恆常」或「很多」的有16.4%,回答「有時」的有22.3%,而回答「很少」或「從不」的就共有59.8%。

這些比例算高還是低呢?比較研究的最大好處,就是讓我們可以通過跟其他國家的比較中去回應這個問題。而筆者說有關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的發現「較具特殊意義」,就是因為香港在66個參與研究的國家和地區之中,自主程度竟然排名尾三,亦即是說,計最不自主,香港排第三位。

附表第一欄顯示了相關排名,排名根據的是以上提及的3條問題的平均分。例如香港在3條題目上的平均分分別為3.07、3.21和2.33,這3個數字的平均數則為2.87。事實上,香港新聞工作者自我評價的自主程度比中國大陸還要低。所有國家地區中,只有坦桑尼亞和卡塔爾的新聞工作者比香港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更低。

有什麼因素可影響自主程度?

為什麼香港新聞工作者的自主程度竟然是全球最低的幾個地方之一呢?從概念上看,新聞工作者的自主程度,應該跟地區的新聞自由程度有關。事實上,根據調查所得數據,再配合「無國界記者」2014年的新聞自由排名來作分析,我們可以發現,如圖1所示,新聞自由排名愈高的地區,新聞工作者的自主程度也高一點(註2)。圖中紅色的是趨勢線,如芬蘭和新加坡就在趨勢線上,所以芬蘭和新加坡在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上的差異,基本上可以用兩地新聞自由的差異來解釋。但香港遠低於趨勢線,換句話說,就算是考慮了新聞自由之後,香港新聞工作者的自主程度仍是特別的低。

除了新聞自由外,還有什麼因素可以影響自主程度呢?眾所周知,香港新聞工作者的待遇不佳,所以記者的流失率很高,行業難以留住大量人才,結果新聞工作者的平均年資也較淺。而當記者平均工作經驗較淺時,自主程度相對地低一點,也許可以理解。

圖2顯示了在研究樣本中,每個國家和地區的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和該國家或地區的被訪者平均工作年資的關係。結果跟圖1類似:一方面,工作年資跟自主程度的確有顯著的關係(註3),新聞工作者平均年資愈高的地區,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亦愈高;但另一方面,跟圖1一樣,香港遠低於趨勢線,就算考慮到香港新聞工作者的平均年資不及外國,他們的自主程度還是份外的低。

亦即是說,新聞自由狀况和業界較為年輕,只能非常局部地解釋香港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較低的現象。事實上,肯尼亞的新聞工作者比香港年資還要淺一點,肯尼亞的新聞自由排名比香港更差一點,但肯尼亞的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還是比香港高出不少。

如新聞工作者缺自主 專業精神較難發揮

要更全面地解釋新聞工作者的自主度,要重點分析的似乎是新聞機構的組織、內部結構和工作流程等問題。不過這些方面的問題難以通過問卷調查的方法得知。也許,業界的朋友對工作中的自主程度問題可以提供更多見解和想法。

無論如何解釋,新聞工作者自主程度低,是一個壞的現象。自主是專業的體現,如果新聞工作者在工作上欠缺自主,只是成為機構指令或既定工作流程的執行者時,他們的專業精神亦較難得到發揮。對新聞機構而言,讓新聞工作者有較大程度的自主,對改善員工士氣和新聞的質素都有幫助。

註1:有關該研究的一些基本資料,可見www.worldsofjournalism.org

註2:相關系數為-0.40,達統計學上的顯著程度

註3:相關系數為0.37,達統計學上的顯著程度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0日)